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暗黑劇場】女孩,她的世界。

 


在某個地方,有一座翠綠的森林,走進森林會看見一大片的鮮花和一條清晰透涼的小溪,往前走會遇到許多動物。
而在森林的深處有一間漂亮的房子,裡頭住著一對夫婦和他們可愛的女兒。
女孩有一頭烏黑漂亮的黑髮,宛如翡翠綠寶石般的眼睛,白皙粉嫩的臉頰和紅如玫瑰的嘴唇。每天穿著一襲漂亮的洋裝和父母們在房子裡生活。
每天早上,女孩會在母親的叫喚下起床,梳妝打點,換上母親為她縫製的漂亮洋裝。早餐時間和父母開心地吃著母親精心準備的餐點,父親會告訴她一整天她該做什麼。
有時是跳舞,有時是唱歌,或者畫畫,或者縫紉。
雖然很累,可是聽從父親說的話,女孩會得到父親的大力讚美,母親會笑得開心給她一些甜點當做獎勵,那些讓她一整天精神百倍。
母親的朋友們總是會來喝下午茶,父親的朋友們總是會來聊天打牌。
這時候就是練習的成果發表會,女孩對著所有客人提起裙襬做一個標準的淑女禮,今天表演的是鋼琴,明天表演的是唱歌,後天展示自己做的娃娃,大後天獻給客人一幅自己的畫。
父親會驕傲地吸著菸斗,告訴他的朋友們他的女兒有多優秀;母親會抱著她向朋友們誇耀,她有多麼漂亮聰穎。
女孩靜靜地微笑,客人們會羨慕地看著女孩,摸著她的頭髮說她的頭髮有多烏亮,像是黑曜石般美麗;父親的朋友中一名珠寶商人,看著她的眼睛,讚嘆他的收藏中沒有見過如此翠綠的翡翠;母親的朋友中有位朋友有一座已以為傲的花園,裡頭有無數美麗花朵,她卻說從沒見過如女孩的紅唇般鮮豔的花朵;來自雪國的異國朋友看著女孩白嫩的皮膚,讓他想到故鄉的雪也是如此潔白。
女孩羞澀地表達客人們對她的讚美,雖然很開心,但這些讚美比不過父母給她的。
時間過得很快,黃昏已近。
客人們一一道別,母親早準備好今天的晚餐,父親會摸著女孩的頭告訴她今天的她表演得很好,女孩笑了開來,宛若盛開的太陽花。
她是個聽話乖巧的孩子,父母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她沒有什麼願望,只要能和父母在一起就好了。
可是有的時後她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她會想著外頭的世界是怎麼樣,飛過的小鳥總是不肯停下來告訴她外面的事情。
女孩偶而想打開窗把小鳥叫住,卻會被母親溫柔地制止。
──為什麼呢?母親。
──沒有為什麼喔,妳最聽話了對不對?妳是母親最可愛最乖巧的女兒了,所以你會聽話吧。
女孩乖乖地點點頭,她是父母最聽話乖巧的孩子,所以她不再問母親為什麼不能打開窗,只有隔著玻璃看著外面的世界。
有的時候父母會出門,她也想跟著出去,一個人待在屋子裡讓人覺得寂寞,可是父親會告訴她不行。
──為什麼呢?父親。
──因為外面有很多可怕的野獸,也許一不小心我們可愛又漂亮的女兒會被抓去吃掉。你是我們最可愛最乖巧的女兒,所以你會聽話地乖乖看家吧。
女孩乖乖地點點頭,她是父母最聽話乖巧的孩子,所以她不再要求父親為什麼不能帶她一起出去,只是她抱著娃娃坐在椅子上,等著父母回來,門打開時,她也許可以偷偷看到一點外面的世界。
希望可以看到可愛的小兔子或是小鹿,總是在書上看到牠們的模樣,她想摸摸兔子的毛、跟小鹿追逐嬉鬧。
可是卻總是等著等著,不小心睡著了。
醒來時父親已經把她抱到房間的小床上,她有些失望,只有期待下次父母出門的時候。
雖然對著外界很好奇,可是女孩還是乖乖地聽著父母的話,學跳舞學唱歌,作畫縫紉。
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有一天,休息時間,女孩靠著窗看著藍天。
幾隻小鳥飛過,女孩羨慕地看著小鳥在天空翱翔,有一隻突然飛了下來,降落在她的窗台前。
女孩有些欣喜又有些害怕,不曉得小鳥停下來要做什麼,可是又想問問牠外面的世界。
小鳥敲敲窗戶,示意她打開窗戶,女孩遲疑了下,想到母親說的話,她不能開窗,因為她是最聽話的孩子,是母親心裡乖巧的孩子。
雖然有點遺憾不能知道外面的世界,但沒關係,她還有父母。
小鳥再敲敲窗戶,女孩搖搖頭拒絕了。
小鳥看了她一眼,展翅高飛。
沒多久,小鳥帶著牠的同伴回來,一隻兩隻三隻站在窗台上,敲敲她的窗戶請她打開。
女孩看著越來越多小鳥聚集在窗戶外,內心不禁開始動搖,她不能開窗,不能開窗……可是好想知道,如果只開一點點讓她能問小鳥問題的話應該沒關係吧?
女孩終究還是忍不住誘惑打開了一點點縫。
小鳥吱吱喳喳的聲音,悅耳而輕快,就像她撥的豎琴。
她問小鳥,外頭是什麼樣子。
小鳥說,外頭有許多好吃的東西,飛在空中時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風從羽毛間吹過是多麼的舒服。
女孩一聽,羨慕不已,她也想像小鳥一樣飛在空中。
小鳥們突然吱吱喳喳地笑了起來,聲音像沒有拉緊的小提琴,刺耳而難受。
──可憐的女孩、可憐的人偶。不曉得外頭的穀子有多好吃,不曉得風多麼舒服,可憐啊可憐,被困在小小的方盒子裡,不曉得外面的世界多麼美麗。
女孩愣了愣,小鳥飛了起來,一邊嘲笑女孩一邊唱著歌。
 
 
可憐的女孩、可憐的人偶。不曉得外頭的穀子有多好吃,不曉得風多麼舒服,可憐啊可憐,被困在小小的方盒子裡,不曉得外面的世界多麼美麗。
 
 
女孩關上了窗戶,害怕得躲進棉被裡。
腦海裡都是小鳥唱的歌,像是嘲諷她的無知,令人難受。
──怎麼了,我可愛的女兒。
母親上來喚她給客人們唱歌跳舞,女孩抱緊母親的腰。
──母親,我是人偶嗎?我是可憐的人偶嗎?
──你在說什麼呢?你是我可愛的女兒。誰對你這麼說了呢?
──是小鳥們,牠們唱著歌,說我是可憐的人偶。
母親怒著一張臉,責怪女孩怎麼可以打開窗戶,外面的世界是可怕的,看看,這不是被小鳥嚇壞了嗎?所以才要女孩不要開窗。
──對不起,母親。
女孩哭著,她想自己已經不是母親心裡聽話乖巧的孩子,肯定會不要她。
母親緩了緩臉色,她拍著女孩的背,警告女孩以後不許再開窗了。
而那天晚上,女孩在房間睡覺時,不時聽到外頭傳來響徹天際的巨大聲響,她想起床看看怎麼回事,卻睏得爬不起來,只好等明天早上再看。
隔天早上,女孩看到窗台有許多鮮豔的羽毛和黑色的痕跡,她想大概是小鳥在她的窗戶邊吃了黑莓,留下了汁液和羽毛。而早餐難得吃了肉類,女孩品嘗著像是雞肉的肉,滿足地吃了頓豐盛早餐。
至於聲響,父親說也許昨晚打雷了。
女孩很聽話,所以她不假思索地認同父親的話。
 
這天,父母又要出門,女孩乖乖地等著他們回來。
父母走了沒多久,門響起了敲門聲,女孩好奇地貼在門板,聽到外頭似乎有兔子的說話聲,她從窗戶看出去,兩隻小兔子站在門前面。
經過上次的經驗,她不敢再開門,偷跑出去的話,父親和母親肯定會對她失望。所以女孩隔著門板問兔子有什麼事,兔子卻繼續敲著門,請女孩把門打開。
──不……我不行。
──請你開門吧,我的朋友受傷了。
女孩猶豫了,她知道受傷了很難過,自己也曾經受傷過。可是她不能開門,開了門她也許就會忍不住跑出去,但是兔子受傷了啊……
掙扎了好久,女孩還是決定不開門,不過她從門縫下塞了藥和繃帶。
──對不起,父親不准我出去,所以我不能開門。
原本門外是輕輕地敲著,突然變成可怕的抓門聲。
女孩嚇得跌坐在地上,外頭溫和的兔子像是變成了兇惡的野狼,不斷地抓門還猛烈地撞門。
──聽話的女孩、聽話的人偶,你沒有任何憐惜之心,只知道聽從命令。聽話的人偶啊聽話的人偶,你不是人類,你是沒有心的人偶。
門外的聲音變成可怕的吼叫,大肆的嘲諷著。
女孩怕得躲在桌子底下,不曉得該怎麼辦,只有不斷地哭著。
野獸大聲地嚎叫,大聲地唱著歌。
 
 
聽話的女孩、聽話的人偶,你沒有任何憐惜之心,只知道聽從命令。聽話的人偶啊聽話的人偶,你不是人類,你是沒有心的人偶。
 
女孩縮起身子哭泣著,在內心祈禱父母親趕快回來,哭著哭著不小心睡著了。
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小床上,樓下傳來父母親的聲音,她光著腳ㄚ砰砰砰地跑下樓,撲向朝自己張開雙手的父親。
──怎麼了我可愛的女兒,做噩夢了嗎?
是做噩夢了嗎?可是野獸的嚎叫清晰得讓人忘不了。
──我夢到兔子說我是聽話的人偶……父親,我很聽話對吧?
──沒錯,你很聽話,你是我最乖巧的女兒。
──不是人偶對嗎?
──是的,你不是人偶,你是我最可愛的女兒。
女孩安心地抱緊父親,今天下午可能真的是做了惡夢。
現在父母回來了,她可以不用怕了。
過幾天,母親縫給了她一件白色披肩,上面的毛皮柔軟得像書上說的兔子的毛,還有一餐美味的烤肉。
 
女孩依舊每天過得很幸福快樂,可是當她一個人時,總會想到小鳥和兔子說的話。
她是可憐的人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她是聽話的人偶,不知道心為何物。
可是父親和母親說她是最乖巧可愛的女兒,不是人偶。
疑問在內心越滾越大,有一天她知道了事情真相。
 
那一晚,她睡不著。起床想找母親念故事書給她聽,卻聽到樓下父親和母親的聲音,似乎在討論著什麼。
女孩好奇地躲在樓梯下,聽著父母在說些什麼。
──真是麻煩,礙事的小鳥胡言亂語,不過不要緊,反正都死光了。
──是啊,該死的兔子也來鬧事,不過也不要緊,反正也死光了。
女孩傻在原地,什麼是「死」?
記得聽父親和母親說過,「死」就是不能再跳舞、唱歌、畫畫、縫紉,母親不能再替她念故事,父親不能再把她抱在大腿上誇獎她。
好可怕啊……死是好可怕的事。
所以小鳥和兔子死了嗎?是父親和母親讓牠們死了嗎?
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不過她也知道很多事了吧?唉呀唉呀,看來得再做一個新的人偶了。
──是啊,不聽話不乖巧的人偶沒有用處了。殺死她吧。
女孩聽了,忍不住叫出聲。她也要死了嗎?父親和母親要殺死她嗎?就像小鳥和兔子一樣,讓她不能跳舞唱歌,不能再畫畫縫紉。
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站在火爐前面的男人和女人聽到了聲音,微笑地拿著拐杖和菜刀走過來,女孩害怕地逃了,她跑到門前打開門卻跨不出去,為什麼呢?為什麼逃不開?
女孩回頭一看,發現在火光中,難以用肉眼的絲線緊緊綁住她的手腳和脖子,全身上下每一處都被絲線給牽引著。
──妳要去哪裡呢?我可愛又乖巧又聽話的人偶。
──妳要去哪裡呢?外面的世界很可怕,我們會好好疼惜妳的。
女孩終於知道,小鳥和兔子說的話是對的。
她是人偶,會唱歌會跳舞會畫畫會縫紉,穿得漂亮受人誇獎。
她是可愛又乖巧又聽話的人偶,沒有心,只會聽從命令,只要服從命令。
女孩哭著,卻已經不確定臉上的液體是不是真的淚水。
連現在的思考是不是自己的她都不確定了。
可是,她知道一件事。
她不想死……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是她背叛命令後的第一個念頭。
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藍天白雲,花草樹木,微風吹拂,太陽日曬。
女孩看著「父親」和「母親」接近,手握住旁邊的鐮刀。
 
啊……臉上濕濕、熱熱的,聞起來好臭。
張開手一看,鮮豔的紅色佈滿整個手。這是什麼呢?
對了,這是「血」,是人類的血。
女孩滿身是血,卻一滴也不是她的。
因為她是人偶,人偶不是生物,所以不會有血。
女孩將頭抬起,視野內四肢散落,兩具沒有頭的軀體躺在地上,血和肉和骨頭在地上鋪開像一朵艷紅的花。
往左邊一看,男人的頭在女孩的左手邊,一根根手指塞在男人的嘴裡,眼睛在她的腳邊;女人的頭在女孩的右手邊,凹凸的臉孔變成血色的平面,頭上開了個洞,鼻子、耳朵、牙齒和攪爛的腦漿混在一起。
女孩笑了,站起來把男人的眼球踩破,把女人的手放在女人的頭裡繼續攪拌。
可是久了她覺得無聊了,屋子裡只剩下她一個人,好寂寞啊。
不曉得出了屋子,她可以看到小鳥說的世界嗎?她可以摸摸兔子的毛嗎?
女孩慢慢地站起來,看過去她的視野好像歪歪斜斜的,她突然看透了。
這就是她的世界,一個歪斜的世界。
女孩決定她要離開,她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個歪斜的世界她不想再看到。但一動卻發現無法前進,低頭一看,原來是因為她缺了一隻腳,所以無法移動。
她拿起男人的大腿骨和女人的骨盆用自己烏黑的頭髮當作繩子綁起來,用自己做的柺杖支撐著。
一拐一拐地走出門,她期待的世界就在眼前。
一拐一拐地往前走,她尋找的世界就在眼前。
一拐一拐地停下來,她夢想的世界就在眼前。
女孩倒了下來,掙脫了控制的絲線,她所擁有的活力一點一點消失,她已經無法再往前走了。
脖子轉動時發出喀喀聲,離開了歪斜,眼前的世界變正了。
女孩卻想笑,但一笑,她被讚譽為翡翠的眼球會滾出來。
走出屋子,看到的是一棵棵枯木、荒野,天空黑暗陰沉,跟從窗戶看出去不一樣。
那片藍天呢?那座翠綠的森林呢?那塊美麗的草地呢?
再轉頭,原以為她住的是漂亮的房子,卻只是一間殘破、枯藤纏繞的破爛木屋。
女孩笑了,枯樹上停了許多烏鴉,他們用低啞的聲音唱著、嘲笑著。
 
 
可憐的女孩、可憐的人偶。不曉得外頭的穀子有多好吃,不曉得風多麼舒服,可憐啊可憐,被困在小小的方盒子裡,不曉得外面的世界多麼美麗。
 
聽話的女孩、聽話的人偶,你沒有任何憐惜之心,只知道聽從命令。聽話的人偶啊聽話的人偶,你不是人類,你是沒有心的人偶。
 
可憐的人偶,可憐的人偶,原來她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可憐的人偶,可憐的人偶,原來她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女孩大笑,她的眼睛滾了出去,烏鴉馬上飛下來把眼珠叼走,烏鴉喜歡閃閃發光的東西,但那不是寶石,只是一顆透明的玻璃珠。身上的白衣服破爛而沾滿了血泥,老鼠走過來咬走了衣服,卻很快丟掉,因為那連老鼠都嫌髒。
女孩看著陰暗的天空,烏鴉在她的上頭徘徊。
當烏鴉唱起歌,她開口跟著唱,曾經甜美的聲音變得沙啞難聽。
 
 
可憐的女孩、可憐的人偶。不曉得外頭的穀子有多好吃,不曉得風多麼舒服,可憐啊可憐,被困在小小的方盒子裡,不曉得外面的世界多麼美麗。
 
聽話的女孩、聽話的人偶,你沒有任何憐惜之心,只知道聽從命令。聽話的人偶啊聽話的人偶,你不是人類,你是沒有心的人偶。
 
可憐的人偶,可憐的人偶,原來她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可憐的人偶,可憐的人偶,原來她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原來她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