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新)】BL 第一回




 
救護車和警車的聲音交雜在一起,睜開眼睛看到窗外是如血般的天空,已經近黃昏了嗎?感覺得到周圍圍了許多的人在吵吵鬧鬧,時大時小有些煩人,我皺起了眉頭,想要叫他們滾開,一張口卻是血湧出來。
 
我驚訝的睜大眼,眼前是一片模糊,隱約有聽到誰在叫喚,耳朵卻嗡嗡作響,聽不清楚。
有人靠了過來摸著我的身體,然後又大聲吼著什麼,耳鳴得更嚴重了。
我感到一陣不舒服,想掙脫開那個人,卻完全沒力氣只能動動小指,我怎麼了嗎?
頭一偏,視線內出現一個沾滿血的物體。
 
在那之前的回憶突然湧現,我的手在顫抖,原本失去的力氣猛地爆發。
 
壓在我身上的人被推倒在地,我的視線剎那清晰了。
那個沾滿血的物體,清楚的顯現在我的視網膜,聲音全部恢復了正常音量收進耳裡。
 
「哇阿!快、快把他壓好!這樣的大出血還激動起來真的會死的!」
 
「────!!」
 
我聽到媽媽在叫我的聲音,但我沒有心力轉向她,就算聽到她聲音裡的焦急和擔心。
我的眼前只有那樣東西,還有被警察架住的人。
地板上一片猩紅,濃郁的血腥味在鼻腔裡打轉,旁邊落下的刀子,鋒刃上的斑斑血跡刺目不已。
橘紅色的夕陽灑在我的世界,把一切一瞬間變成紅色,吸收了黑暗變成了濃稠的暗紅色。
 
我竭盡力氣的嘶吼,在我的耳裡是痛苦的沙啞聲,無力而絕望。
 
「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會──!」
 
 
景色被扭曲成螺旋狀,那抹紅慢慢消逝在黑暗中。
失去意識時,落在地上讓我激動不已的東西清晰的在我眼前放大。
那是一隻手腕,而手腕的主人,是我的妹妹。
 
 
再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無盡的黑暗,在這個空間中可以感受到身體的每一吋肌膚觸感,但眼前的視線卻看不到任何形體。
 
──黑暗。
 
突然眼前閃過微弱的白光,還來不及看清又隱沒於黑暗中,想要站起來卻動彈不得,低頭一看有隻沾滿血跡的手抓著我的腳踝。
順著手腕看過去,空無一物,但是這隻手腕我很熟悉,中指上還套著我送的戒指,如今被血染成了詭異的黑色。
 
『哥哥……』
 
虛無飄渺的聲音傳來,我抬頭,一個人頭滾了過來,失去眼睛的血窟窿面向我,張嘴只有血噴了出來,卻聽得明白她要說些什麼。
 
『哥哥……哥哥……』
 
喚著我的人,是誰我很明白,可是……
走過去抱起了那顆人頭,我落下滾燙的淚。
 
「我會替你報仇的……絕對會……」
 
──我最疼愛的妹妹阿!
 
 
「止血鉗!棉花!傷患的血壓現在多少了?」
「已經……醫生!傷患心跳停了!」
「拿電擊器!」
 
我睜著眼睛,眼前一直閃過的醫生和護士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只在意為什麼我的手指不能動?我的腳為什麼不能動?
 
──快動阿!
 
動了我才可以去找那個該死的混蛋,我要把他對妹妹做的事情在他身上重演好幾遍!
 
──動阿!快動阿!
 
已經聞不到消毒水的味道了,心臟慢慢停下……阿阿,原來如此。
不能動的原因是因為我要死了嗎?死……嗎……?
不、我還不想死阿!
 
我還沒了結那個人的性命,怎麼能死?一起生活了十四年的妹妹她消逝的生命該向誰討?
 
『身處於絕望泥濘的少年阿,你的願望是什麼?』
 
一陣陰風吹來,醫生、護士突然都不動了,心電圖的嗶嗶聲和講話聲都成了無聲,眼角閃過一抹黑色,一個男人穿著黑色披風,臉上帶著蒼白、左眼下有個鮮紅色淚滴狀的面具的男人低頭看著我。
面具模糊了聲音,卻有力的穿透進我的腦子裡。
 
我伸出手,懇求著。
 
眼前的人是誰我不知道,是鬼是神怎麼樣都好。
我想要活下去,哪怕接下來會墜入地獄受業火焚燒之苦。
 
『我不是鬼也不是神,雖然跟神也差不多了。』他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臉頰,男人笑著說。
『想要活下去嗎?那麼,和我簽訂契約吧。』
他伸手拿開臉上的面具,我只注意到他那一雙鮮紅的眼睛,像紅寶石般璀璨。
『我是死神,與我簽下契約,我會實現你的願望。』
 
左手繃出一張牛皮紙,羽毛筆浮在半空中,自稱死神的男人把筆放進我的手裡。
 
「代價是什麼?」
 
我沒想到我還有力氣去問他這種問題,通常應該是要毫不猶豫的簽下去才對,可是看著他心裡總覺得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死神勾起唇角,英偉的濃眉挑高,發出渾厚的笑聲。
 
『真難得,竟然有人問我這種問題。』
 
他搔了搔自己那一頭黑色短髮,挑起我的下巴極貼近我的臉,在紅色眼睛中我看到自己虛弱蒼白的臉。
 
『我是死神,你覺得代價是什麼?』
「…………」
 
我沉默,卻不難猜出他要的是什麼。
『靈魂,用你的靈魂發誓,和我締結契約吧。』
 
嘆了口氣,果然是這樣東西嗎?也罷,給他就給他吧。
反正,我的靈魂注定是要被污染,那麼天堂也不會歡迎我的,賣給惡魔還是死神都沒關係了。
 
手舉起來簽下我的名字,暗紅色的墨水吸附在紙上,發出微光後整張紙變成黑色,筆跟完成好的契約書吸進了男人張開的掌心中。
 
『那麼,之後我會再來找你的。』
 
他微笑,披風一甩,醫生和護士又動了起來,吵雜的聲音又都回到了耳裡。
冰涼的電擊器貼在我的胸前,我身體劇烈的彈跳,心臟的聲音似乎又回來了。
──眼前一暗,又陷入昏迷。
 
但我知道,等我再次醒來,一定有什麼在等著我。
 
 
『結果你這麼簡單就和那個人類簽下契約?』
 
醫院外的大樹樹枝上,剛剛的黑髮死神把玩著手上的面具,聽到聲音,頭也不回的把手上的面具疾射出去,發聲的人很輕鬆的接下,輕輕的落坐在男人身邊。
 
『幹麻?』
 
男人沒好氣的把面具搶回來,來者輕笑了笑,湊過去輕吻男人的臉,不過馬上被打開。
 
『你很煩阿,厄銀!』
『別這麼說阿,親愛的。』
 
傾身抱住像隻貓拱起背防備的男人,眼角帶著邪魅的男人笑了笑。
 
『反正簽都簽了,你還想怎麼樣?』
『當然不怎麼樣,不過你還記得我們到人間的任務嗎?闇特大人。』
 
銀髮男人突然扳起臉孔嚴肅的問著黑髮男人,後者嘖了一聲,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恭敬起來。
 
『我知道,就是因為追蹤到他的氣息,所以我們才來到這裡不是嗎?』
『那麼那個多餘的孩子怎麼說?』
 
柔和的月光傾注,樹蔭遮掩住他們大半的臉而顯得陰森。
 
『我也不知道,只覺得好像……』
 
那個少年,他其實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的就提出了契約,畢竟對他們來說,契約這東西不是隨便一個靈魂就可以簽下,他感覺到少年強大的執念,但那不能說明這件事。
 
突然他們的身形一滯,猛地抬頭望向醫院,一股透骨的冷竄了上來。
 
──一個他們很熟悉很熟悉的氣。
 
『不會吧……』面色一瞬變得難看,兩個人浮在虛空,盯著某個地方。
『看來,我們找到了。』
 
不過,語氣雖然輕鬆,卻改變不了他倆握緊的拳頭。
黑髮男人先深吸了口氣,反手握住了一把黑色的鐮刀。
『走吧,我們的目標出現了,如果沒有逮住的話,回去就沒好果子吃了。』
銀髮男人挑眉,雙手閃著光芒,左右手各自出現銀色雙槍。
『說得也是,不過沒好果子吃的通常只有你不是嗎?』
『喂,我的搭檔是你吧。』
 
兩人對看一眼,眼裡都有不認輸的意味在,然後笑了,腳一蹬消失在夜空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