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仙境傳說RO】大聖堂後的墓園 祭刺/神射刺

 
 
 
又是在大聖堂後的墓園小角落,神射對於刺客那麼喜歡在墓園睡覺感到疑惑,到底是為什麼他喜歡在這睡呢?而且老是穿得那麼單薄。
 
「你又睡在這了。」
 
神射坐在刺客旁邊,摸摸他的額頭,有些低溫。
 
刺客晃了晃頭,伸手抓住神射的褲子,然後對著飄出香味的包包流口水。
 
「唉,艾爾維斯都不會餵你嗎?」
 
好歹是自己的「寵物」,做主人的就不負點責任嗎?
 
小貓歪歪頭,似乎感覺到神射的憤怒,把麵包放到神射手上,手壓在神射的大腿上,伸出粉舌舔舔他的嘴角。
 
神射愣了愣,沒想到刺客會做出這種討好的舉動,對於他主人以外的人應該不會…難不成,小貓他…!
 
「你…」
 
刺客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繼續咬麵包。
 
見狀,神射的肩膀垮了下來,看來刺客只是純粹按照本能行動,根本沒有其他意思。
 
算了,這也表示他不討厭自己吧?
 
神射搔搔小貓的下巴逗弄,感覺到他舒服的顫抖了下,忍不住低頭吻抖動的貓耳。
 
「小貓…我喜歡你喔。」
 
喜歡到想把你從那個惡魔身邊搶過來,讓你幸福。
 
刺客低頭,纖細的手指在神射的手背上寫了幾個字。
 
『主人』
 
「阿,我知道。」
 
神射無奈的苦笑,他知道眼前的刺客是有主人的,而且他的身體和心都是屬於那個人。
 
「我都知道…」
 
刺客繼續在手背上寫字。
 
『蒼勁 是好人』
 
「呵…」
 
神射伸手撫摸刺客柔細的長髮,靜靜的陪他把麵包吃完。
 
當他把墓園四周看過一遍,突然發現教堂的窗戶出現模糊的人影,那頭耀眼的金髮和神聖帶有邪佞的氣質。
 
「艾爾維斯…!?」
 
在身旁的刺客突然隱身,神射無法理解刺客為什麼躲了起來,直到耳邊傳來輕喘。
 
「阿…阿阿…」
 
「寶貝…你的體內好溫暖。」
 
「阿、哈阿…」
 
那個混蛋祭司…神射感覺到額頭傳來青筋劇烈的跳動,這傢伙做愛都不挑地方的嗎?這裡是他工作的地方,這裡是神聖的大聖堂欸!
 
可是看到艾爾維斯出現在窗戶邊時,瞬間他明白刺客為什麼喜歡在這裡睡覺了,又為什麼他看到祭司要躲起來。
 
他只是想待在主人身邊,又不想打擾他家主人的情趣。
 
一個人在沾有露珠的草地上睡覺,堅硬冰冷的大理石遮掩他瘦小的身影,不怕自己生病,只為了待在那個沒心的主人身邊。
 
嫉妒和心痛佔據了整顆心,原來他在刺客心裡還是比不過祭司。
 
等到祭司離開後,刺客現身出來,低垂著頭繼續咬著麵包。
 
「小貓…」
 
神射突然抬起刺客的下巴,低頭吻上他的唇,有些乾燥、有些麵包的牛奶味。
 
「我不會放棄的喔…」
 
絕不放手。
 
刺客沉默了一下,動手寫字。
 
『麵包 好吃』
 
「恩。」
 
『喜歡 蒼勁』
 
神射眨眨眼,那張淡漠的臉露出一個稀有的微笑,帶有一些邪氣。
 
雖然小貓看不到,不過他敏銳的感受到氣氛不同,而往後退了幾步。
 
「小貓…」
 
蒼勁撫摸小貓的下巴,將唇印在他的嘴角。
 
「我可以吃掉你嗎?」
 
很快的推倒那瘦弱的身軀,神射在刺客蒼白的肌膚上留下屬於他的印記。
 
…如果高爾夫球竿不要對著他的腦袋的話。
 
「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
 
艾爾維斯微笑的拿心愛的武器抵著神射那顆棕色腦袋,蒼勁回頭,對著祭司冷哼。
 
「怎麼?剛剛不是還在那邊做愛?難不成你早洩?還是陽痿?」
 
兩個禁語,是男人都不會想聽到的。
 
「看來你很想跟我打?」微笑,微笑。
 
「非常樂意。」冷臉,冷臉。
 
電光石火、閃電交加。
 
早在兩人對峙,小貓默默的爬起來,躲到一邊避開兩人實體化般的殺氣,然後拿出麵包繼續吃。
 
不過,他們為什麼吵呢?
 
遲鈍的刺客歪著貓耳,不解的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