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2009聖誕賀文

 
 
「今年…我絕對不當麋鹿!!」
 
現場的氣氛一片沉默,阿緣維持抬著一隻腳站在椅子上的動作,大家全都扭頭看他一會兒,然後一個卡茲聲,某個人咬了一口餅乾。
 
然後我們無視的轉回頭,繼續做原本做的事。
 
「喂──!!!!你們這群人!!」
 
阿緣氣得跳腳,我伸手拿了桌上的紅茶,鄙視的斜看他。
 
「那你要當什麼?雪人?」
 
我這麼說的原因是,今年的聖誕節溫度是10度以下,連我都冷到受不了,而這個最怕冷的人,他包得跟個雪人似的,在家裡還穿著厚外套、絨毛長圍巾、羊毛襪子、超保暖的絨毛卡通拖鞋(附暖暖包),就算家裡已經開了暖氣,他還是穿很多。
 
總之,整個人圓滾滾的,讓人很想推倒(?!)
 
「為什麼我要當雪人呀!?」
 
「很適合。」
 
很少開口的某人連抬頭看阿緣都沒有,專注的吃著小成遞過去的餅乾。
 
是說這傢伙竟然不知道什麼是聖誕節,小成還很仔細跟他解釋過。不過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稀少生物,我還以為在美國這個強大國家的全球影響下,連中國這種傳統國家都知道聖誕節這種東西。
 
「嗚!」
 
阿緣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阿翼端出熱騰騰的紅豆湯圓,微笑著警告阿緣把腳放回去,這下他更委屈了,縮到角落落寞的劃圈圈。
 
「反正我就是這種諧星角色嘛…哼哼…」
 
小狗走過去拍拍阿緣的肩安慰他,提出另一個辦法。
 
「要不然這次換我當麋鹿吧?我覺得麋鹿很可愛阿。」
 
明傑扮麋鹿…麋鹿…麋鹿布偶裝…唔!
 
我的腦子一瞬間閃過的色情畫面讓我差點把紅茶噴出來,為什麼會把布偶裝想歪呢?不過…似乎不錯,明傑扮麋鹿好像很可愛。
 
「…阿傑,我覺得還是不要好了。我看到有人的表情寫著很骯髒的訊息…噢、噗!」
 
我慢慢的把我的手收回,最近我丟拖鞋的準度越來越準了。
 
「有了!這次乾脆用抽籤的吧?這樣最公平了。有兩支是麋鹿、兩支是聖誕老人剩下的是聖誕帽。」
 
小成開心的把籤拿出來,是說你已經預謀很久了嗎?為什麼籤都做好了?
 
我無言的看著小成從桌子底下拿出來的籤筒,眾人伸手要抽時,門鈴響了起來,。阿翼起身去開門,阿緣突然跳起來阿了一聲。
 
「我忘記豪哥要來了!而且還要我去車站接他!」
 
「你這臭小子!」
 
門開了後,豪哥氣沖沖的衝過來,先把手上好幾個袋子放下,然後使出野原美冴必殺技──轉轉功。
 
「阿──痛痛痛!!!豪哥好痛痛痛!!」
 
「你這傢伙是不是老子太久沒教訓你,所以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豪哥皮笑肉不笑的扯著嘴角,用力的轉著阿緣那顆好像沒有裝東西的腦袋。
 
「真是的,害我拿著一堆東西自己走過來,你不知道老人家體虛,不能做粗重的勞動工作嗎?」
 
豪哥翹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由上往下的鄙視乖乖跪在他前面的阿緣,而阿緣也低垂著頭深深反省他的錯誤,如果有人不要自以為很小聲的喃喃自語的話。
 
「呼阿…這時候就承認自己是老人家,平常說你老你就生氣,只有這種時候才會裝老人…」
 
我好像聽到有某種東西斷掉的聲音。
 
「總而言之,我們別管他們先來抽籤吧。」
 
最好留下麋鹿兩支籤給這對笨蛋兄弟好了。
 
「不、不行啦!你們不能偷跑!!說什麼今年我都不當麋鹿!!」
 
從豪哥的魔爪奮力掙脫出來的阿緣,敏捷的撲到籤筒前然後迅速地抽籤。
 
「阿,是麋鹿。」
 
小成從石化的阿緣手上拿起那支籤,開心的把籤翻給大家看,我毫不客氣的大笑,豪哥也笑得在地上打滾,小成把籤筒遞給其他人,每人各抽出一支籤。
 
「可惡…我要詛咒你們…」
 
阿緣一臉怨恨的瞪著我們手上的籤,你以為這樣瞪籤就會變了嗎?不過也不可以太得意,這種時候很容易樂極生悲,就像──
 
「阿──!!!!!!!」
 
豪哥驚恐的把那支籤甩開,抱頭尖叫,我拿起那支籤看了看,麋鹿兩個字顯得刺眼。
 
「哇哈哈哈哈哈!!報應吧你!!哈哈!!」
 
阿緣笑得猖狂,豪哥無力的跪倒在地上,做出標準的Orz動作。
 
「為什麼為什麼──!!」
 
沒想到我心裡想的都實現了…大概是老天看不下去這對笨蛋兄弟,所以給予懲罰吧。
 
「呼呼呼…沒關係…」豪哥突然扭頭看我,那眼神充滿了無數的惡意,然後阿緣也笑得邪惡。
 
…這意思是他們想詛咒我手上這支籤嗎?
 
「阿,翼哥哥是聖誕老人。」
 
「…聖誕老人。」
 
看來我不用當了,不過有兩個瞬間萎靡的人異常失望的看著我手上的這支籤,聖誕老人都被抽出來了,還用看我的嗎?
 
 
 
……
 
 
………
 
 
阿勒?阿勒阿勒阿勒??????
 
「阿,我忘記了,其實裡面有一支特殊籤ˇ」
 
小成搖搖籤桶裡多出來的籤,我瞄到上面寫的字是聖誕帽,那麼我手上這支…
 
我努力瞪著我手上這支該死的籤上寫的兩個字。
 
貓。
 
耳。
 
 
我迅速的折斷這支籤,阻擋那兩個人看,陰沉著臉冷笑。
 
「你們有意見嗎?兩隻被騎的麋、鹿?」
 
 
 
那天聖誕節後記(明傑紀錄):
 
結果煌焰後來抽到的那支籤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因為煌焰都不告訴大家,小成滿臉失望的拿著一個紙袋,煌焰打死都不戴上。
 
最後在小成淚眼汪汪的請求下,他把紙袋裡的東西戴上,穿著麋鹿布偶裝的阿緣和豪哥又笑得在地上打滾,但是很快就被煌焰拿著兩條繩子綁在門邊,而且還打死結…
 
雖然我也想笑,但是我是覺得很可愛阿。
 
黑色的貓耳阿…還附有黑色項圈鈴鐺,小成還把煌焰綁成高馬尾,很好看但是煌焰一直擺著不爽的臉。
 
照例,聖誕老人要發禮物,阿翼給了我一本我一直很想要的書,真的很謝謝他。
 
不過那位新朋友似乎不太懂為什麼要發禮物,結果阿緣在跟他討禮物的時候,它直接把禮物盒狠狠的丟過去,順便抓了一把糖果射他。
 
雖然我覺得可能是阿緣討禮物的方式怪怪的才會被打。
 
以下還原:
 
「信ˇ信ˇˇ快、快給我你的愛ˇˇ」
 
「………(怒丟)」
 
煌焰帶著黑貓耳卻給了我一隻棕色的大狗娃娃,感覺有點違和,不過真的好可愛。雖然煌焰說好像大狗小狗放一起,我才不是狗呢…
 
阿緣給了我高級餐廳的招待卷。唔、他怎麼知道我想要吃那家的自助式料理想要很久了?
 
豪哥上次送了銀飾這次送了個雕刻的吊飾,各自刻上名字的一個單字,字體龍飛鳳舞,沒想到豪哥的手藝真的很好呢。
 
最後,小成除了給我圍巾之外,還多塞了個紙袋給我,而且要我回家後再開,我很想問這是什麼,但小成笑得異常燦爛讓我突然沒了勇氣。
 
回去之後再看看吧…
 
 
 
結果,小成要我把貓耳帶回去,雖然很不情願但也沒辦法,不過他是從哪裡弄來這個東西的呀…
 
想到這,也許最可怕的不是阿翼的恐怖微笑,而是肚子很黑的正太小成吧?
 
洗完澡回到房間,打開門後我瞠大眼楞在門口,然後忍不住笑了。
 
原來,小成離開前說要給我的另一個禮物是這個呀…
 
「你、你別笑啦!黑貓咪!」
 
「呼嗚?總比你這隻白狗狗好吧?」
 
一張放在紙袋裡的卡片露出一小角──
 
【給明傑哥哥:這個麻煩戴上給煌哥哥看吧,算是賠禮~因為那支籤是我做的手腳,我超~想看他帶貓耳的樣子ˇ祝你們聖誕快樂~~】
 
(明傑:為什麼要我當賠禮呀?而且我總覺得這張小紙條不要給煌焰看到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