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三十七回

 
 
月圓之夜的前一晚,就如同費雪所預料的,七彩毛的任務歸到我這一區,但是月圓到來,樹神大人的力量又削弱,闇特正苦惱哪邊可以當作暫時場所。
 
「為什麼要找?好麻煩。」
 
說完就被闇特施予鐵拳審判,他指著那棵大榕樹,氣得扭曲了整張臉。
 
『你以為憑我現在的力量可以撐起你狂暴後的模樣嗎?要不是樹神大人願意借地方和力量,這裡早毀於一旦了。』
 
「好痛…你下手輕點嘛!」
 
我摀著被打的地方,費雪苦笑著伸出手幫我揉揉。
 
「不是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了?」
 
闇特聽了差點又想衝上來痛打我一頓,厄銀及時把他拉回去,費雪趕緊替他回答。
 
『樹神大人這裡是地脈的根源之ㄧ,天地靈氣再加上樹神大人百年的修行,勉強撐起所有的結界,但是你身上的力量太大,幾次衝擊下樹神大人便變虛弱了。』
 
所以是我害的嗎?
 
『知道了吧?現在就別吵我了。』
 
「是是是,你又沒跟我說那麼多,就只會教訓人。」
 
噢,我好像聽到有人的青筋爆裂。
 
『真是幼稚的一群人,想到樹神大人要靠這群不可靠的人,就令人不安。』
 
扭打中的我們,聽到後決定停止內鬨一致向外抗敵。
 
『老早我就看你這顆七彩頭毛不爽很久了…今天我就替你好好整頓一下吧!』
 
七彩毛往後跳開跺腳,氣得指著闇特。
 
『吾這頭髮的顏色是本體的顏色,汝明明知道!這要吾怎麼改?汝以為吾很想要這種顏色的頭髮嗎?』
 
「我還以為這是你的興趣…」
 
七彩毛臉色氣得通紅,手指向天嘴裡喃喃念著什麼,我的頭上出現一個法陣,然後…掉下很多很多的七彩毛毛蟲!
 
「咿咿──!!!」
 
這太恐怖了吧!我嚇得撥掉在身上蠕動的毛毛蟲,跳到闇特背後緊抓著他不放。
 
『幹麻抓我?』
 
「如果他再放一次,我們兩個就一起迎接毛毛蟲雨吧。」
 
『靠!』
 
他開始拼命掙扎,我當然死抓著他不放,七彩毛冷笑著,手再次往天空一指,法陣又出現在我們上頭,兩個人臉色瞬間刷白,偏偏又互相牽制對方誰也不能逃。
 
完、完蛋了!
 
『住手,彩叢。』
 
輕輕柔柔的嗓音制止了七彩毛的動作,他恭敬的退到一邊垂下頭,闇特也收起嘻笑的臉孔,微微傾身行禮。
 
『樹神大人。』
 
『這位就是…』
 
我抬眼一看,一個小蘿莉慢慢走過來,淡綠色的頭髮綁了個繁瑣的髻,枝枒形狀的額冠,一層一層繁重的美麗華服和頭髮一齊拖在地上,她淡淡的微笑宛如春風輕拂。
 
「咦?小孩子?」
 
『大膽!汝這不敬的人類!』
 
七彩毛激動的跳上跳下,小蘿莉微微皺起眉,有些無奈的朝七彩毛一看,他馬上就安靜下來。她轉過頭,嫩綠般的雙眼盯著我瞧,好像想到什麼似的,長袖遮住了嘴角輕輕地笑。
 
『奴家今天是第一次和汝見面呢,雖然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咦?」
 
她走近我,小小的頭仰起,眼睛微微瞇起來,那可愛的模樣像隻小貓,害我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她的頭,但是旁邊充滿警告和殺氣的眼神一直射過來,我只好作罷。
 
『奴家可是看著汝長大的呢。』
 
她這麼一說倒是讓我羞窘的紅了臉。
 
「小時候的事麻煩不要說…」
 
我好像幹過不少蠢事…在這棵大樹下。
 
『呵呵,當然。不過汝小時候真的是個可愛的孩子呢。』
 
小時候…眼神暗了下來,那時候、那時候的我…
 
『奴家都知道的喔…所以請正視自己的心。』
 
她的小手牽起我的,對我ㄧ笑。
 
「阿…我會的。」
 
『呵呵,唔、咳咳!』
 
她突然彎腰咳了起來,七彩毛緊張的奔過來,扶著她拍背順氣。小臉一片蒼白,費雪擔憂的伸手想攙扶她坐到一邊,她卻搖搖頭。
 
『沒關係的,奴家撐得下去。』
 
『大人──!』
 
「真的沒事嗎?」
 
我蹲在她的面前,她似乎有些吃驚但很快的彎起嘴角,伸手攏了攏我耳邊的頭髮。
 
『沒關係的喔,奴家要保護居住在這裡的居民,也要保護汝。』
 
一旁的厄銀突然湊到闇特耳邊講了什麼,闇特還來不及說出什麼,我們周圍出現四個黑洞,從裡面跳出數個黑影團團包圍住我們,我抽出鐮刀擋在樹神前面,在那些黑影撲過來之前,一層淡綠色的圓形結界包在我們。
 
『奴家可不會乖乖待在別人背後的喔。』她微笑,雖然臉色比剛剛蒼白了點。
 
『沒想到速度這麼快…消息太慢過來了!』
 
闇特恨恨的瞪著外面那群大聲叫囂的黑影,厄銀聳聳肩:『我會回去好好調教手下的。』
 
『…為什麼要用調教這個字眼?』
 
『親愛的你吃醋了嗎?』
 
『誰吃醋呀!你這精蟲上腦的變態!你不要抱過來亂摸!』
 
這兩個傢伙搞不清楚狀況呀!什麼時候了還在打情罵俏!真是氣得想拿手上的鐮刀射過去!旁邊的七彩毛顯然很有同感,嘴裡已經念著咒語了。
 
『唔阿!死蟲你幹麻!』毛毛蟲雨再次出現。
 
『汝到底有沒有在認真呀!都什麼時候了!』
 
『什麼?又不是我的問題!你把這個變態帶離開呀!』
 
『吾不干涉汝家務事。』
 
他們還沒吵完,我的鎌刀就往他們之間射過去,兩人嚇得跳開好幾步,鐮刀飛旋過去把貼在結界外的黑影砍成兩半,又飛回來一一解決。
 
「大隻的還不打算出來嗎?」
 
我無聊的砍著雜兵,不時出現些小王等級的,但是都輕鬆幹掉。
 
【又是你!】
 
紫色捲髮的女人跨出黑洞,眼中燃燒著怒火,被我砍斷的斷處接了隻暗紫色的粗大手臂,她咬牙切齒的瞪著我,身邊跟了兩個骷髏頭人身馬腳的怪物,眼框中閃著幽暗紫色的火燄,咯咯的笑著。
 
「是你呀,這斷臂接的不錯。」
 
【可惡!吾要殺了你!】
 
「隨便,除非妳真的能殺了我。」
 
我狂妄的大笑,衝出結界外後黑影迅速把我圍起來,卻懼怕我散發出來的殺氣,在一定的範圍外低聲吼叫,這女人叫什麼來著…蒂什麼?
 
【吾這次不管主人說什麼…絕對不原諒你!】
 
「喔?那妳主人是誰呀?」
 
迅速揮動鐮刀清出一條路來,猛地跳到上方,往下劈出風刃,她很快閃開,身邊的兩隻骷髏從口中噴出兩道紫色的火燄,我在空中險險迴避,落在結界邊。
 
「嘖。」
 
『沒事吧?』
 
樹神一邊擔心我ㄧ邊維持著結界,但我回頭一看,一層薄汗在她的額頭上,明明是那麼嬌小的身體卻撐起如此大的結界,讓人肅然起敬。
 
我微微躬身,向她發誓不會受傷,轉身把紫色火球打飛,瞬步到那女人面前,微微一笑。
 
「我不想跟你玩,把你們老大叫出來吧。」
 
【什麼!竟敢瞧不起吾!你…!】
 
她還沒說完,我已經把鐮刀架在她脖子上,冷冷的開口。
 
「叫他出來。」
 
【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逼吾!吾主豈是你這種低等鼠輩可見…唔阿阿阿──!!】
 
她痛苦且淒厲的尖叫,半跪在地手捂著血流不止的斷處。因為太煩人了,所以我扯下她完好的另隻手臂,微笑但不帶任何笑意對她重申。
 
「我說,叫他出來。」
 
【唔…不可能的…!】
 
「那真是可惜了。」
 
胸口湧起嗜血的衝動,我抓住她纖細的脖子高高舉起,旁邊的黑影急切護主,卻無法接近我用殺氣建築的牆,手慢慢的收緊,她驚慌的扭動掙扎,但在我眼裡卻像條蟲一樣弱小、可笑。
 
「看來是誘餌呀。」
 
【胡、胡說…吾主、吾主──!】
 
我抬頭仰望天空,月亮逐漸成圓,柔和的光暈照在我身上,讓人感到無限的平靜,即使我現在做的是…殺戮。
 
輕脆的喀一聲,她美麗的眼睛慢慢黯淡,頭顱軟軟的垂在我手邊,我邪魅的一笑,把她丟回黑影中,眼睛漸漸的離不開那抹月影,眼前浮現一片血色,血的腥味充斥在我的鼻間,像令人沉醉的百年紅酒又像令人上癮的甜蜜毒藥。
 
殺!
殺!
殺!
 
身體自動的動了起來,耳邊依稀聽到闇特的大吼、樹神的呼叫,但是很快的聽不到了,意識被抽離,緩緩沉到最深處。
 
 
『該死!』
 
闇特捏碎指間一塊黑色晶石,五道黑色光柱定在少年旁邊,樹神撤掉結界,皺眉喃喃念起咒語,幾顆大樹接著圍繞在光柱旁,樹蔭遮蔽了天上灑下的月光。
 
『怎麼突然…時間明明就還沒到!』
 
闇特恨恨的盯著頭頂的月亮,力量已經越來越大了嗎?
 
一瞬間,輕微的破空聲響起,大樹和光柱全被砍成一半,咒術反噬的兩人都噴出了一口血,但是樹神原本蒼白的臉更加的死白。
 
『樹神大人!』
 
『不要緊…』
 
下意識的抬頭一看,鋒利的刀鋒在月光下閃閃發光,樹神瞇起眼微微苦笑。
 
只能到這裡了嗎?
 
「鏗!」
 
一對拳刃擋住了鐮刀,來人的黑色披風被劍氣吹了起來,他瞇起金黃色的獸瞳,勾起若有似無的微笑。
 
「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