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三十四回

 
 
手突然握住斧頭的長柄,她震驚,我也是。因為動的人不是「我」!
 
身體自己動了起來,緩緩站起來,她想把斧頭抽回去,發現握住的手力量很大,不可置信的瞪著我,我也回瞪回去,現在可不是我在操控呀!你瞪我也沒用!
 
「小桃…」
 
嘴巴開口講話,那女人愣了一下,隨及憤怒的對我咆嘯。
 
『住嘴!我說過不准──!』
 
「小桃、小桃…」
 
「我」一直喚著小桃,一步一步的逼近,直到她受不了拋下武器,雙手捂著耳跳開。
 
「我」一步步的逼近,手撫上她顫抖的臉龐,她驚恐的用力揮開,「我」輕聲低笑,手指纏上她粉紅色的髮絲,繞了一圈又一圈,若無其事的玩弄著。
 
「真是的…看到我有必要這麼害怕嗎?」
 
『你…你是誰?』
 
「我是誰?」喉嚨發出陣陣低沉笑聲,「你應該是最明白的。」
 
她先是瞇起眼睛,臉上的表情慢慢變成不可置信跟一點點的懷疑,但還是放下她的懷疑,像是確認般伸出手想觸碰「我」,「我」微笑著任她觸碰,下一秒她的手被我緊緊捉住,她愣了一下,反應很快的想抽走。
 
「很可惜,試驗結束了。」
 
刀鋒輕輕抵在她的脖子,那頂大圓帽掉落,她憤怒的低吼。
 
『卑賤的人類!汝竟敢耍小手段騙吾!』
 
一絲血痕在她潔白的脖子上清晰可見,我呼了口氣,不在意的甩甩頭髮。
 
「我沒騙你。」
 
剛剛到上一秒都是冥王沒錯,只是在一瞬間角色換了回來,我也把握機會完成試驗,可是我的手腳感到冰冷,身體不自主的顫抖。冥王呀冥王,你明明可以很輕易的奪走身體的自主權,為什麼之前都不動手?
 
我為他輕鬆操縱身體的行為感到心寒。
 
『…我還以為真的是…』
 
她不甘心的咬咬下唇,臉上出現難以察覺的失落,我鬆開她的手,下一秒往前倒去。
 
『你──!!你幹什麼!!』
 
她驚慌的尖叫,我整個人把她撲倒,人還躺在她的身上,說起來趴在她身上柔軟又有彈性,還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雖然我很想開口解釋,但是身體動彈不得,精神疲累值到了最高點,昏過去前只聽到她持續不斷的尖叫聲。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當我再睜開眼時,人站在那片血池中,冥王張著蝙蝠翅膀坐在殘破的涼亭中,沉默的看著我。
 
「…真是不懂你。」
 
他好像哼了一聲,但也沒搭理我。
 
「你的力量明明可以讓你輕易站據我的身體,為什麼不做?」
 
跟一開始那副喪心病狂的模樣差了很多,好像…好像一切都是假裝的。
 
──…不用你管。
 
「喂,你好歹考慮一下我這個身為容器的心情好嗎?」
 
我走上涼亭,彼此的距離很近,近到我可以仔細觀察他。
 
他依舊沉默不語,把翅膀收了起來,靜靜的沒有任何動作。
 
我自動坐在台階上,抬頭仰望他創造出來的世界,雖然是一片殘酷血腥的景色,但卻隱隱感到其中的孤獨。我看著冥王,忍不住伸手想觸碰他,他卻很快的閃躲開,站起來警戒的看著我,仰望暗色的天空。
 
──…你該走了。
 
他說的沒錯,我剛剛就開始聽到有人呼喚我的聲音,我嘆了口氣,意識慢慢抽離這裡,我開口說了一句話,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但是我看到他的表情變了,雖然很輕微。
 
『我不覺得你是壞人,因為你給人的感覺很寂寞…』
 
──就算寂寞…我也要阻止…
 
冥王幽幽的低喃,言語迅速消散在空中。
 
 
睜開眼醒來,視線還有點模糊,但是熟悉的聲音讓我忍不住微笑,等我適應後,費雪鬆了口氣的表情在眼前聚焦。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唔恩…」
 
我晃晃有點昏的頭,撐起身子看到厄銀雙手環胸,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既然這傢伙在這了,那另外那個應該在吧?
 
『可恨的人類…』
 
那女人咬牙切齒的瞪我,闇特面無表情的站在她旁邊,看到他我沒由來的想笑。闇特皺了皺眉頭,似乎不明白我笑什麼。
 
「那麼,我的第一次試驗結束了吧?」
 
『你…!!』
 
「怎麼?六大長老想反悔?」
 
我奸詐的笑著,她原本想發火,但忍了下來,不甘不願的宣佈結果。
 
『吾、桃樂絲˙夕紅,在此宣佈許煌焰通過第一次試驗。』
 
她很快轉身,不願留在這裡一下,走之前惡狠狠的轉頭警告我。
 
『雖然這次你用卑劣的手段通過了,但是下一次可沒有這麼好運,等著瞧吧!』
 
說完,捲起一陣風走了。
 
『真沒想到你這麼大膽,竟敢吃六大長老的豆腐?』
 
「啥?」
 
費雪說那女人的結界一解開,他們趕到看見的第一眼就是我壓在她身上,她惱怒的把我抓起來,差點拿出戰斧把我殺了。
 
『呃…煌焰大人你沒事了吧?』
 
「喔、沒事了。」
 
我動動有些酸痛的肩膀,站起來讓費雪攙扶著,厄銀推推闇特,暗示有什麼東西還沒講,而我心裡面也有想對他說的話。
 
『「抱歉。」』
 
同時開口的兩人,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闇特惱羞成怒的大吼。
 
『幹什麼笑呀!你這傢伙可真莫名奇妙。』
 
「哈哈…你管我?」
 
『你──!!』
 
我開懷的大笑,闇特剛剛冷漠的形象一瞬間崩毀,現下正和我扭打在一塊,厄銀和費雪見狀也無可奈何,任我們兩個在草地上打滾了一下,才過來把我們分開。
 
「對了…我一直很想問一件事…」
 
我喘著氣趴在闇特旁邊,他哼了一聲,示意要問什麼快說。
 
「為什麼那女人讀不到我的內心?」
 
說出來後,在場死神三人表情變得很微妙,我剛剛有說錯什麼嗎?
 
『你不僅有膽吃長老的豆腐,還叫她「那女人」?』
 
厄銀維持了下僵硬的表情,最後爆笑出聲。
 
『哈哈哈──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樣講的!』
 
「基本上那是你們死神太怕她,我又沒差。是說答案呢?」
 
闇特乾咳了咳,眼睛到處亂飄。
 
『其實並不是每個死神都可以擁有窺探內心的能力的。』
 
厄銀「好心」的幫我解釋,闇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後者只是聳聳肩不在意。
 
『每個死神其實都擁有幾項特殊能力,窺探內心這種能力在冥界算少數人,處理人間任務的死神只有少數人擁有吧。』
 
「所以不是每個人都會?」
 
我僵硬的扯扯嘴角,難怪厄銀和費雪沒有像闇特那樣突然回答問題。
 
「你這混蛋又耍我──!!」
 
『我應該沒有說過每個都會吧?』
 
兩個人又開始追打了。
 
「那厄銀的能力呢?」
 
我好奇的問,厄銀只是神祕的一笑,不回答我的問題。
 
『勸你不要太深入會比較好,連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擁有多少能力。』
 
「是喔…是說你怎麼被放出來了?」
 
我偏頭看闇特,這傢伙不是被關禁足嗎?
 
『試驗一開始後,亞美利雅大人就讓我們出來了。』
 
回到自己家門口,我看到自己的分身從門口出來,朝我點點頭後便變成一張白色人形紙飄落。
 
『好好休息一天吧,剩下的再討論,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聯絡我。』
 
費雪笑著把一袋麵包放到我手上,怎麼這次又是麵包?
 
「謝謝,不過要怎麼連絡?」
 
『跟修雅族人說一聲,他們之間有特殊的溝通管道。』
 
費雪點點頭向我們道別,闇特和厄銀也揮揮手離開了。
 
「煌焰?你怎麼突然跑出來啦?」
 
小狗探頭出來,不明白我突然出來幹麻,我搔搔頭說沒什麼,從我離開到試驗結束中間也才經過三小時,不過卻有種好久不見的感覺。
 
「是嗎?不過你手上的麵包哪來的呀?」
 
「剛剛經過的朋友送的。」
 
「好香好好好吃的樣子喔!」
 
明傑張大眼盯著我,眼裡的哀求意味很濃厚了。
 
「我說呀,不是才剛吃飽?你的胃到底是什麼做的?」
 
簡直不敢相信,那副瘦瘦小小的身體是怎麼把東西消化掉的…
 
「哈哈…我正值青春期嘛。」
 
騙人。我在心裡小小吐槽,你那根本是超過普通年輕人的標準!
 
但是我似乎太過寵他了…瞧!我還是乖乖把麵包給他,我在心裡淡淡的嘆了口氣。
 
 
晚上九點,我洗完澡站在頂樓吹風,春天已經快結束,夏天就要來了。
 
正當我悠閒的欣賞夜色時,背後傳來刺人的寒意,我艱難的轉身,看到一個穿黑色斗篷的陌生人站在水塔上,風輕輕吹過,撩起斗篷的一角,一雙金黃色的眼瞳盯著我。
 
那瞬間我僵在原地,一個眨眼他就來到我的面前,他就只是沉默的盯著我,冷汗滑到下巴,被他的氣勢壓制住,我說不出話。
 
僵持了不知道多久,等我放鬆跌坐在地上,那個神祕人已經走了,他到底是誰?目的到底是什麼?真的不懂…難道目的只是和我大眼瞪小眼?真的很莫名奇妙…
 
 
「…殺?不殺?」
 
剛剛的神祕人坐在大樓的樓頂上,盯著不遠方一副苦惱的煌焰,金黃色的眼眸閃過一絲殺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