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新年賀文

 

──初一

除夕過完,新年的第一天,反而閒的不知道幹麻,一家子的人都坐在客廳看電視,新年特別節目不知道有沒有重播…下午我們接到阿嬤的電話,該準備準備出發了。

「去哪?」

穿上黑色毛衣,老媽的動作頓了頓,面無表情的說要去給妹妹上香。我點點頭表示知道然後沉默,明傑以為我心情低落不想多說話,一直找我搭話逗我開心,但是其實根本沒怎樣。

因為那位妹妹現在就在我胸前的項鍊睡得香甜!

想到昨天深夜她把我挖起來吵著要紅包,我就頭痛。

「煌焰…」

「怎麼?」

「沒關係嗎?」

他擔憂的問,我無所謂的聳聳肩,讓小狗在外面等著,拿著香進去裡面祭拜。

拿著香鞠躬三下,我感覺到胸前的項鍊震動了一下,看看周圍長輩們勉強遮掩的神色,再鞠躬三下,退出了沉默的氛圍。

出來便看到小狗蹲在水溝邊,低頭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你在幹麻呀?」

「呃、沒什麼啦…」

他從地上拔了一朵花,小小、嬌嫩的黃色花朵,在空中輕輕的搖動著。

「因為我不是你的親人,總覺得去上香怪怪的,所以只能送這個。」

我愣了愣,接過那朵小花,低頭輕笑,抬頭仰望蔚藍的天空。

「謝謝啦。」


──初二

這天原本要回台北的外婆家,可是留小狗一個人在家怕他會孤單,我自願留下陪他。老弟一聽我要留下來,他也搶著要留,可是被老媽強制帶去台北。

「其實你不用留下來呀…」

小狗悶悶的縮在沙發上,他有聽到我爸媽的談話,聽說在十月底時大舅媽生了個寶寶,原本以為早產兒處境困難,但是在大舅舅努力餵食下,一個禮拜幾乎胖了一公斤,已經恢復成一般小寶寶的體重,現在活潑的哭鬧著。

「啊?又沒差,我並不期待。」

聽我這麼一說,小狗又更悶悶不樂了。我歪歪頭,不明白他在鬧什麼脾氣。

「怎麼?不希望我留下來陪你呀?」

他抿抿唇,偏過頭不理會我,拿起遙控器按下開關,我被他搞的莫名奇妙,只好摸摸頭看電視。

「…我…」

看到電視節目撥出的新年節目,明傑盯著畫面然後小小聲的開口,卻說了個我字就不動了,我嘆了口氣,把電視關掉坐到他旁邊,拍拍他的頭,有點了解為什麼他鬧脾氣。

「你覺得我不用留下陪你對吧?而且覺得不是我們一家人的你跟去台北會很奇怪,早就跟你說過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覺得尷尬呀。如果想留下來,我會陪你的,因為我怕留你一個人在這,到時候一定會哭著想家。」

「才、才沒有!」

他彆扭的反駁著,我卻覺得這樣的他好可愛,忍不住捏他的臉。

「少來,看起來就是一臉想家的樣子,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回家,可是我會陪在你身邊的。我們是朋友也是家人呀。」

「我才不要你陪勒…」

他嘟嘟嘴,隨即笑了開來。

「我是怕你後悔,小寶寶那麼可愛,不是看看太可惜了。」

「嘖,還真是口是心非,我又不一定要去,反正老媽一定會拿照片回來,又不差這一次。」

他開心的笑了起來,我拿起桌上的糖果塞進他嘴裡要他安靜的看電視。

「…謝謝。」

「謝什麼呀笨蛋。」

用力拍拍他的背,要他不要想太多。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來準備中餐了,除夕的年菜還有不少留著,燙一燙應該可以吃吧?

我站在冰箱前思索該燙哪些菜時,大門被人用力拍打著,有人來拜年嗎?可是今天是初二…誰會這時候來拜年呀?

關上瓦斯爐,走到前面一看,當下馬上回頭。

「阿──阿煌不要不理我呀!開門開門──!」

硍,這小子不是回豪哥家嗎?為什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任他在那邊吵,恐怕會影響鄰居,無可奈何之下我把門打開,阿緣馬上來個熱情擁抱…想當然是被我閃開。

「唔阿,我們這麼久沒見,阿煌好無情──」

「滾!誰理你呀!而且才三天,哪有很久?」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

無視他白癡誇張的搞笑行為,我回到廚房繼續煮飯。

「樓下怎麼這麼吵呀…咦?阿緣?你不是跟豪哥回去了嗎?」

「因為明天要開工呀,而且又是娘家潮,我們就提早一天回來了。」

他自動自發拉開椅子坐下,然後把一盒牛舌餅放在桌上。

「熱呼呼土產送到~」

「豪哥的故鄉在宜蘭?」

叫小狗先把飯拿出來放涼,阿緣過來幫我把菜放到桌上,算他有自知之明。

「嗯呀,當初就是因為宜蘭環境不好,跑到台北念書認識我姐的,然後兩個人又跑到台中開店。」

「是喔…」看他這麼輕鬆的談他姐的事,應該完全走出來了吧。

三個人才剛坐下沒多久,前面的玻璃門又響起拍打的聲音,怎麼今天一直有人呀?雖然隱約猜到來的人會是誰。

「新年快樂。」

果然…阿翼和小成笑咪咪的拿著禮盒站在門口,才三天我們五人組就全員到齊了,不過他們太有默契了吧?怎麼都選在這天回來?

「重點是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家?如果不在怎麼辦?」

剛回來的兩個還沒吃中飯,我添了兩碗飯給他們,阿翼夾了幾塊炸肉放到小城碗裡。

「我們有打給豪哥,原本想問阿緣想不想一起回來,不過沒想到阿緣早我們一步回來,回到家也沒看到他,所以猜想他會在這邊。」

「而且我們在家好無聊,所以回來看阿緣哥哥被打比較好玩~」

「喂~小成你這啥意思呀!」

「哈哈哈──」


下午五個人待在我家客廳,幾個剛趕回來的,抵擋不住睡意,個個躺在沙發睡著了,我和明傑面面相覷,拿起幾條小毯子蓋在他們身上。

「其實這樣過新年也不錯。」

明傑贊同的點點頭,無聲的笑著,他的肩膀借給了小成,阿緣獨自霸占雙人沙發,打呼打得響呢。

「恩,是呀。」


睡醒的他們,反而不知道要幹麻,靈光一閃,轉頭問他們。

「你們會打麻將嗎?」

「麻將?」

小成呆呆的反問,這孩子如果會玩麻將那就太令人吃驚了,但是小狗沒出聲反對…難不成會玩?

「你會…?」

明傑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阿翼依舊微笑著,阿緣倒是已經燃起鬥志,摩拳擦掌的想試試看了。

「那要玩嗎?」

桌子很快的擺下去,小成先發了一些代幣,原本只是想打發時間,阿緣那傢伙提議要賭的,新年時候不賭錢還叫新年嗎?

「東風。」

「碰…是說今年寒假好閒呀…」

「九萬…還閒,你書都沒讀。」

「阿緣肯定玩得很瘋…七索。」

一邊搓麻將一邊聊起天來,小成在一旁樂得看戲,順便學習。

打玩我才發現,有些人真是惦惦吃三碗公…

「自摸。」

最後一圈,我們愣愣的看著小狗把牌倒下,四圈下來,他自摸的次數至少三次、莊家連三、還胡了不少…看他默默的整理牌子,原來我們身邊最強的賭王是他嗎?

「只是手氣問題吧?」

明傑淡淡的回答,但是看他眼前的籌碼堆成小山坡,實在很難相信只是手氣好…

「我們去買吃的吧小成。」

小狗異常的高興,拉著小成去7-11逛甜食,阿緣苦著一張臉搭在我肩膀上。

「…以後不要跟他賭博會比較好吧?」

「贊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