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三十三回

 
 
愣歸愣,看到那幾隻手抓過來還是要閃,裂縫越開越大,好像有什麼大傢伙要出來似的,是說這女人選的地點有夠差,試驗到一半就有人出來干擾,這樣還要繼續嗎?
 
我看向那女人,她同樣因為被打擾而不悅,快速的揮動斧頭,刷地面前就掉下好幾隻斷手,可是怪手依舊前仆後繼的撲上來,她一個後空翻,左手在空中畫出一個五芒星陣,喃喃念著咒語。
 
『元素之精˙火爾,聽從吾令,燒盡眼前一切──炎龍!』
 
五芒星前聚集紅色的光芒,一條火龍迅速凝聚而成,昂著頭高傲的看著下面低等的種族,俯衝,如同命令──燒盡眼前一切!
 
但是──!我也包括在「眼前一切」中,這女人根本是想趁機解決掉我!
 
我無言的看著剛剛站的地方變成一片焦土,下手真夠狠,要不是我閃的快,我肯定是在那片黑土中的一部份,然後一起變成這塊土地的肥料。
 
我怨恨的瞪那女人,她竟然一副很可惜沒燒到我的模樣,喂喂、妳不要以為我沒聽到妳那聲嘖!
 
「你這女人…!」
 
『來了。』
 
黑縫爬出一隻黑紫色的大手,我看到一隻雙瞳仁的紅色眼睛在黑縫中,不懷好意的盯著我們,大手表皮咧開一張張的嘴,發出充滿惡意的大笑,笑聲震得我耳朵隆隆作響。
 
「吵死了!」
 
我反手一砍,卻只聽到硬碰硬發生的鏗鏘聲,鐮刀竟然沒把它砍下來,而且連一道傷痕都沒有!這大傢伙的皮是什麼做的呀?這麼堅固…還是說這把鐮刀根本不鋒利?
 
"誰說我不鋒利的!你這白癡!我很痛欸!"
 
那還真抱歉呀…我倒忘記手上的武器會說話了,不過它會感到痛?
 
大手向我抓了過來,我機警的閃過,鐮刀在大手的皮膚上砍了幾刀,只有擦出幾個火花,我看到黑縫慢慢被撐大,裡面的大傢伙開始想要出來,那女人皺起眉頭,卻跳到一邊作壁上觀。
 
…搞什麼呀你這女人!把我留下來送死嗎?我氣憤的想轉過去罵人,卻注意到她嘴裏喃喃念著,腳下浮出光圈,光粒慢慢聚集成奇異的文字,寫在光圈周圍,但是速度異常的慢,雖然我不知道那個法陣有什麼功用,但是依據絕招定理,咒語準備越久、威力越強大。
 
她抬頭看了我ㄧ眼,眼裡的意思讓我不禁嘆了口氣。
 
妳要一個菜鳥代理死神去拖延一個不知道有多大的食魂者,會不會太強人所難呀?不過我不拖延,等這大傢伙出來恐怕就更難對付了,只好暫時聽她的話,乖乖上前拖延,不要讓大傢伙出來。
 
我跳上那隻大手又揮砍了幾下,大手不動如風,皮膚上的嘴巴倒是發生嘲諷的笑聲,我手上的鐮刀似乎被笑聲給激怒了,刀鋒表面渲染上一片血紅,感覺上殺氣騰騰。
 
"別太瞧不起人了…"
 
「你算人嗎?」
 
緊張時刻還不忘吐槽一下,真想知道我的神經到底有多粗。
 
"…你這白癡主人!"
 
「要你管!」
 
我直立起鐮刀,看著眼前的大手五指化爪抓了過來,一團血氣包裹住刀鋒,瞬間刀身好像延長好幾倍,輕輕一揮,五根黑紫色的手指就落在面前,腥臭的黑血噴灑,天空瞬間下起了黑色的不祥之雨。
 
「咦,原來你蠻強的嘛。」
 
我抹抹臉上的液體,皺起鼻子有些難受,飄在空中的味道真差,大傢伙痛苦的怒吼,換上無窮無盡的墨綠色怪手,大傢伙解決了卻來個人海戰術…基本上我不是神,沒有那個能力也沒有那個體力,上上策首選當然是轉頭就跑,結果那把囂張的鐮刀又嘲笑我。
 
「吵死了,又不需要硬拼!」
 
我轉頭看法陣的完成度,竟然不到三分之一,天呀!那我得在跑到死跟打到死之間做一個選擇嗎?我覺得兩種死法都很差…
 
咬牙停下腳步,鐮刀左揮右砍,舞出許多個漂亮的紅色圈圈,我發現越砍越多,手上的鐮刀就越興奮,彷彿就是為了殺戮而生,刀鋒上的光芒濃如血。
 
"殺吧,吾王。殺光所有阻擾您的荊棘,清光所有阻擋您的岩石,王之道只有您才有資格擁有。"
 
它的聲音如此嚴肅、正經,似乎在說一個既成的事實,我愣了一下,差點被左邊抓過來的怪手劃傷臉。
 
王?是說冥王嗎?我還沒搞清楚,它又繼續說讓我搞不輕的話。
 
"從您擁有王之印後,我便為您而生。心不迷惘,我的力量就能無止盡的發揮出來。"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總覺得心情變得好沉重,胸口悶悶的,剛剛的話隱約中不是在說冥王,而是…我?耳邊聽到很輕很輕的歎息聲,它閉上嘴不再開口,我也沉默的繼續進行砍殺的動作。
 
眼前的草地慢慢被陰影遮住,我抬頭看看天空,原本明亮的月光被雲給遮住,怪手不知為什麼慢慢的退了回去,緊握住鐮刀,提起警戒心,卻感到皮膚被劃過好幾道傷痕,來不及捕捉到兇手,又消失在陰影中。
 
速度極快,幾度揮刀都落空,我自暴自棄的亂揮,無奈的聲音響起。
 
"拜託你不要亂揮好不好?我頭有點暈。"
 
「你哪邊算頭呀?」
 
我難以置信它竟然會感到頭暈,破空聲一響起,我趕緊跳到一邊,腳間才剛碰地,那道咻咻聲又逼近,鐮刀叫我用力揮向左邊,深信不疑的砍了過去,綠色的體液噴了出來夾帶一聲哀嚎。
 
一絲月光穿過雲層照射下來,幾隻綠色的三眼狼圍繞在我身邊,凶狠的對我張牙咧齒,我再轉頭看看那女人進行到哪裡,她額上滴著汗,法陣完成度大概有四分之三了。
 
但是除了那幾隻三眼狼,我看到黑縫裡大傢伙的眼睛瞇了起來,不祥的預感快速竄升,三眼狼快速的發動攻勢,我狼狽的用鐮刀抵禦,心裡深處隱隱覺得攻擊應該不只這樣的。
 
果然,我回頭看那女人,她身邊出現好幾道黑縫,綠色身影迅速竄出,狠狠咬上手臂和肩膀,但是她還是忍痛念著咒語,我跑過去揮退三眼狼,法陣就快完成,說什麼都不能中斷。
 
那隻被我砍斷手指的大手朝我揮了過來,力道過大把我擊飛出去,我狼狽的爬起來,剛好看到另一隻完整的手,伸著閃紫光的手指筆直刺向那女人。
 
同時間,她睜開眼睛,光粒寫完法陣的最後一個字,一道沖天的光柱逼退了大傢伙、三眼狼,她拿起斧頭站起來,威風凜凜的指向黑縫,最後的咒語我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黑縫慢慢的密合,三眼狼淒厲的嗥叫著,大手慢慢的萎縮,化成黑色的泥漿。
 
刺眼的強光席捲我的視野,可是我的眼前卻浮現一幅景象,一隻手穿過了那女人的身體,背後站著一個披著斗篷的人。
 
強光還沒消退,我的腳自動動了起來,朝那女人的方向跑過去。
 
 
使用了封印之術,耗費了很多力量,接下來還要繼續那人類的試驗,算了…他也沒多少力量可以跟我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桃樂絲這麼想時,一道風吹過她粉紅色的長髮,還來不及反應,背後就傳來一聲悶哼,光芒散去,她吃驚的回頭一看,那人類站在他的背後,被一隻手貫穿,嘴角血絲流下。
 
好…痛…我幹什麼發神經替她擋,開口提醒她也行呀…而且明明很討厭這女人的,我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呀?
 
可是看到她睜大眼,震驚的說不出話,眼睛還泛出淚光,突然心情就放鬆了。
 
『你、你幹麻…』
 
她的聲音顫抖著,背後的人用力拔出他的手,我嘴裡噴出一口血,往前倒去,她慌亂的接住我。胸口被開了個洞,痛得差點昏過去,可是…晶瑩的淚珠掉在我的臉上,冰冰涼涼的,我勉強撐起眼皮,看到她哭得很難過、很難過,嘴裡一直喃喃念著…
 
『不、不要死…煌無大人…』
 
回憶就像跑馬燈般閃過,最後的大戰,他也是像這樣躺在自己的懷裡,喚著自己的名字,明明危在旦夕,卻很滿足般帶著笑容死去。
 
──小桃、小桃…
 
──煌無大人…不要!小桃不要您死去!
 
──呵…小桃…可愛的小桃…別哭了…會再…見面…的…
 
──煌無大人!煌無大人!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哭啦?我還沒死啦…」
 
我艱困的爬起來,她咬咬下唇,尷尬又惱怒的偏過頭,穿著斗篷的人發出幾聲輕笑,身後出現那道黑縫,轉身跳了進去,連追都沒辦法,就讓人跑了。
 
「咳!你呀…這時候不是應該先去抓人嗎?」
 
摀著傷口,靜靜的等待自動復原能力,雖然很痛…我苦笑,她擦乾眼淚,拿起斧頭恢復冷酷的面貌。
 
『試驗還沒結束,站起來!』
 
真的很沒良心…虧我幫她擋了一擊。長吐一口氣,鐮刀緊握住,她飛躍過來,每一擊都不留情面,強忍著痛擋住她來勢洶洶的劈擊,鐮刀再次裹上紅色血氣,一次攻擊落空,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她瞇起眼,斧面染上一片銀光,我手上的鐮刀在顫抖著──興奮的顫抖,我深吸一口氣向前,兩把武器鏗的一聲,銀色和紅色的光芒交纏在一起,僵持不下。
 
胸口那股撕裂的痛已經開始了,我咬牙撐著,那女人單手結印,幾隻火箭從空中射向我。
 
太卑鄙了…我根本不會法術類的呀!
 
趕緊往後閃過,斧頭又向我逼近,逼不得已只好抬腳掃她下盤,她輕鬆閃過,斧頭從我頰邊削過,鐮刀由下往上殺過去,那女人一個下腰,腳往上踢掉我的武器,斧頭又砍了過來。
 
我一個後空翻,站穩後火箭朝我射過來,燒到我的髮帶,長髮散落,我撥開頭髮,張手一招鐮刀飛回手裡,腳一蹬,鐮刀飛旋出去,右手握拳一記直拳攻擊。
 
斧頭把鐮刀打飛釘在地上,一個偏頭輕鬆閃過,我繼續招手讓鐮刀從後面攻擊,正面採取拳腳功夫,雙方纏鬥了一會兒,胸口突然劇烈的疼痛,我痛得彎下身剛好閃過斧頭的橫劈,大口大口的喘氣,清晰感覺到肌肉在拉扯,傷口正在復原中。
 
她疑惑的停下動作,但是很快的又向我攻擊過來,我感覺到利刃傳來的銳利殺氣,光滑的斧面反射我絕望的臉,已經沒有辦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