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番外

 
 
「阿煌,你們這個週末要不要來過夜一天?」
 
我楞了楞,這個問題好像某人之前一直盧,想當然我是拒絕的啦,不過──
 
「好呀。」如果問的人是阿翼的話。
 
這是在模擬考考完的那個週未。
 
  
「明傑哥哥,我們一起洗吧ˇ」
 
小成拿著衣服期待的望著小狗,我舉在半空的手因而停了下來。
 
慢著!我都還沒看過小狗全身怎麼可以被別人搶先呀?明傑你這個笨蛋別答應呀!
 
「跟小成一起洗嗎?好呀。」
 
明傑開心的回答,阿緣湊了過來,嘿嘿的奸笑著。
 
「阿煌也想進去一起對吧,我了解我了解~」
 
你了解個屁呀?慢著、你靠過去打算跟他們說什麼呀!我把阿緣這個白癡抓回來,他一副幹麻阻止他的樣子,我伸出腳踹他幾下。
 
「你剛剛打算說什麼呀你!」
 
「哦,我打算幫你跟阿傑說,你也想跟他洗鴛鴦浴呀。」
 
……
 
「阿緣,睡在浴室門口會感冒喔。」
 
阿翼抱著一籃衣服經過時,對趴在門口的死屍叮嚀著。
 
「…我才沒睡…喔噗!」
 
我經過時「不小心」踩到阿緣的背,微笑著和阿翼討論晚飯吃些什麼,當我們站在浴室門口就這樣討論起來時,聽到浴室裡出現兩個人歡樂的嬉戲聲。
 
「啊!小成你不要脫我衣服啦!」什麼!
「我幫明傑哥哥呀ˇ」慢著!小成你語尾的愛心是怎麼一回事呀!
「不用啦…啊!可惡!你再脫下去我也要幫你了喔!」
「嘻哈哈哈哈~」
 
接下來還有這樣的對話──
 
「明傑哥哥我幫你擦背吧。」
「好呀。」
「不過明傑哥哥的皮膚好白好嫩喔!」嘎阿、我也想要摸呀!(?)
「小成的也好摸呀,嘻嘻~」
「阿、好癢!討厭啦明傑哥哥!」
 
我們三個人無言的站在門外,然後阿緣趴在地上撐起下巴,涼涼的說。
 
「阿煌、阿翼,你們兩個的臉好黑呀。」
 
我轉頭看向阿翼,阿翼也轉頭看向我,雖然他還是微笑著,但是的確有一股黑氣環繞著,我冷笑一下,往後退了一步,打算回到沙發上看電視,所以「不小心」踩到阿緣的左手,阿翼他轉身把衣服拿進房間時,也「不小心」踩到阿緣的右手。
 
「啊!你們幹麻都踩我呀!Q口Q」
 
他們兩個非常快樂的在裡面玩,我們外面已經烏雲密佈,還刮起了寒風,阿緣受不了趕緊爬起來躲到一邊避難。
 
「呼阿…好冷好冷!」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出來,阿緣咻地的奔過去。
 
「好冷好冷!」
 
「很冷?阿緣哥哥你要不要去洗澡呀?不過我不覺得很冷呀。」
 
小狗紅撲撲的臉頰、令人發昏的香氣…小狗紅撲撲的臉頰、令人發昏的香氣…
 
「嘖!這就不是你們兩個了解的啦!你們不知道阿煌跟阿翼兩個人呀──啊!」
 
我走過去勒住阿緣的脖子,阿翼把衣服塞到阿緣手裡,「順便」踩了下腳。
 
「嘛、我想我們需要好好培養感情對吧。」
 
「小成、阿傑,你們先去把頭髮吹乾,免得感冒了。阿緣、阿煌我們三個一起洗澡吧。」
 
「這主意不錯呢。」
 
阿緣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哈哈乾笑幾聲急著掙脫,我勒的更緊和阿翼一起把阿緣架了進去。
 
「他們的感情真好。」
 
小成高興的看向明傑,後者有些遲疑的點點頭,心裡卻不明白阿緣進去前幹麻一直對他眨眼。(緣:我在跟你求救呀──!)
 
 
有錢人家的浴室真不是普通的大,雖然現在有點擠,可是我們有三個人,如果平常一個人洗的話,空間很大呢。
 
阿緣退到角落,緊緊抓著他的衣服,恐懼又害怕的望著我們兩個。
 
「你、你們要幹麻?」
 
「誰要對你幹麻呀。」
 
我不屑的哼了一聲,我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竟然要跟這傢伙一起洗澡?
 
「進來都進來了,不要拖太久免得讓他們兩個擔心。」
 
阿翼笑了笑,伸手解開襯衫的釦子,既然阿翼都脫了,我也不好說些什麼,反正我不信阿緣有膽給我搞什麼。
 
拉住衣服下擺往上一脫,突然感覺到奇怪的視線,忍不住顫了一下,我扭頭去看,脚踹上那張笑得很詭異的臉。
 
「你幹麻看我脫衣服呀!」
 
「嘖,不是啦…我只是覺得你身材不錯。」
 
……
 
「阿緣,不要穿著衣服進到浴缸喔。」
 
阿翼拍拍倒在牆邊的阿緣,我哼了一聲拿起毛巾進到圓形的按摩浴缸,看起來雖然大,但是要塞進三個正處於青春期的少年還是有點擠,但至少還會有些空間不會緊貼在一起,我可不想跟倒在地上的變態做肌膚的親密接觸。
 
阿翼和我把頭髮放了下來,不過我難得看到阿翼把眼鏡拿起來,少了點斯文、多了點帥氣,不戴眼鏡走在街上八成也是引人注目的型男。阿緣一跛一跛的爬進浴缸,自己一個人縮在邊邊,不敢逾越觸怒我們兩個魔王。
 
「之前我就很想問了,阿翼你近視很深嗎?」
 
阿翼坐在浴缸外洗頭髮,他偏頭想想。
 
「沒有喔。」
 
「啊?那幹麻要戴眼鏡?」
 
阿翼掬起水沖掉頭上的泡沫,長髮緊緊貼在身上,水珠從他的背部滑落,浴室裡朦朧的熱氣,不知道為什麼阿翼看起來異常的…性感。
 
好可怕的想法!我趕緊搖搖頭把可怕的東西晃出腦外。
 
「是我哥哥要我戴的。」
 
「啊?為什麼呀?」
 
換我出去外面洗澡,阿翼把頭髮挽起來,微微一笑不回答。
 
阿緣這時候湊過來,插嘴道:「因為阿翼不戴眼鏡時超帥的!所以他那群有戀弟情結的哥哥就要他戴眼鏡啦!」
 
我沉默了一下,阿翼依然是微笑著,只是阿緣…
 
「啊!阿翼你要幹麻!」
 
「幫你擦背呀。」
 
阿翼把阿緣逼到角落,伸手抬起阿緣的下巴,阿緣莫名奇妙的臉紅了起來。喂喂!你對自己的好友臉紅個什麼呀?雖然現在的氣氛很曖昧啦,有點像是君王在浴池調戲嬪妃之類的。
 
「乖乖的別動吧。」
 
「咦──不、不用啦!」
 
我默默的在旁邊洗我的頭髮,旁邊傳來阿緣的大叫。
 
「啊!好癢!阿翼不要呀──」
 
我沖掉頭上的泡沫,拿起肥皂擦抹身體。
 
「等、等等…那、那邊…不要──!」
 
可惡!肥皂竟然溜走了!
 
「住、住手呀,那邊真的不行…」
 
等我沖好身體時,阿緣已經氣喘吁吁的趴在浴缸邊,張著淚眼看我。
 
「玩得愉快嗎?」我問阿翼。
 
「還不錯呢。你也要嗎?」阿翼回答。
 
「什麼──!!??」阿緣慘叫。
 
我奸笑著進到浴缸,把打算逃出去的阿緣抓回來。
 
「既然阿翼幫你刷背了,我幫你洗前面吧。」
 
「什麼?不、不不不用了啦啦啦啦啦!」
 
我拿起肥皂在他身上塗抹,阿翼從後面抓住他,手指依舊放在阿緣的背上。
 
「我剛剛也還沒洗乾淨喔,阿緣。」
 
「住手啦你們兩個!」
 
阿緣快哭的表情逗得我們兩個更惡質的欺負,手指慢慢滑下,阿緣的身體更緊繃,雙手不知道要先拉住哪個。
 
「不要、啊!」
 
阿翼滑到他腰的地方,阿緣忍不住大叫,我掌心貼在阿緣的胸膛上,嘴湊到他的耳邊,輕輕的吹了口氣,他抖了一下,我和阿翼把他夾在中間,他已經不知道該退後還是前進,我和阿翼低聲笑著。
 
「阿緣的敏感處…」阿翼繼續在腰那裡游移,阿緣僵硬的身體靠向我。
 
「是這裡吧?」我的掌心漸漸靠近胸前的乳頭,阿緣又微微往後。
 
「住、住手!你們兩個…在這樣下去…恩阿──」
 
唔阿,糟糕情況變的有點不妙呀,不過阿緣的反應好好玩。
 
「阿翼!那邊不要再碰了,算我求你了…恩…」
 
阿翼眨眨眼,下巴放在阿緣的肩膀上,呵呵的笑著,顯然阿翼也覺得阿緣很好玩,我聳聳肩以表贊同,換我抬起他的下巴,邪笑著看阿緣欲哭無淚…不、是已經哭出來的臉。
 
「這樣的服務還滿意嗎?」
 
阿緣原本想搖頭,但是我和阿翼的手又往下移動幾公分,他又含淚的點點頭。
 
「那麼最後來個殺必死吧。」
 
「什麼殺必死…啊!你、你們兩個不要再靠近啦!」
 
我維持抬下巴的動作欺近他的鎖骨,阿翼的唇靠近阿緣裸露的肩,阿緣慌張的扭動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昏倒了。」
 
 
「翼哥哥你們洗好啦?」
 
「恩,小成可以先幫我把冰箱裡的湯熱好嗎?我去吹頭髮。」
 
我和阿翼擦著頭髮走出來,明傑放下遙控器看到只有兩個人出來,不禁疑惑的問:「阿緣勒?」
 
我們兩個面面相覷,笑了出來。
 
「笑什麼呀?」
 
「沒什麼,讓他一個人在浴室裡靜一靜吧。」
 
讓他在裡面默默的療傷吧,畢竟心靈創傷很大。
 
「嗚嗚──你們兩個變態──!」
 
阿緣淒厲的慘叫著,明傑皺了皺眉,遲疑的看我們兩個。
 
「你們該不會…欺負他吧?」
 
我和阿翼聳聳肩,不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我們笑的很開心,明傑看我們笑成這樣,默默的退了一步。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突然覺得阿緣好可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