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二十七回

 

時間過的很快,又來到了月圓夜,闇特照樣放了隻分身代替我一天,我跟闇特抗議過不准放,他根本為了看我惱怒的樣子,還故意叫分身要把明傑抱得緊緊的,混蛋!那是我的特權欸!
 
最後本尊我不爽的跟伢兩個人冷哼互瞪,發洩我不爽的情緒。
 
『火藥味可真重呀。』
 
厄銀無關緊要的笑了笑,闇特怒的踢他一腳。
 
『不要吵!』
 
『有什麼關係。』
 
兩個人開始打打鬧鬧,徹底忽略其他人,兩個人恩恩愛愛拉普拉普的。
 
『…臭小子你一天不找我碴一天不舒服嗎?啊?』
 
闇特掐著我的脖子左右搖晃,我攤攤手不理他。
 
 
時間差不多了,體內力量開始橫衝直撞,我難受的顫抖著。
 
闇特開始架起結界,我敏銳的感覺到闇特身上帶有某種東西,散發出柔和的力量,闇特看到我一直盯著他,大概知道我想問什麼,從斗篷內拿出一個黑寶石的十字架項鍊,將它遞給了我,我自然而然的收下它,細細的撫摸上面非常細緻的刻紋,腦中浮現那曾經出現的銀髮女性。
 
「亞美莉雅…」
  
闇特沒有聽見我的低喃,只是狐疑的看看我,然後要我把項鍊戴上,那是上個月那隻蕭融掉後做成的,說是可以讓小婷在裡面休息,待在裡面用力量來補齊不足的地方。
 
「是嗎…代我謝謝她。」
 
戴上項鍊的那瞬間,屬於冥王的力量被項鍊上的力量擊退,與其說對項鍊上的力量有所畏懼,卻又不太像,比較像是自動避開這股力量。
 
月亮升到了最高點,身體上產生了變化,神志卻保持著清醒,表示冥王一直沒有出現,所有的人都不解的看著我,我自己也搞不懂。閉上眼睛,我放鬆精神進入內心世界,看到冥王坐在血池中央的毀損涼亭,他還是被綁滿了鎖鏈、眼睛被蒙上,仰頭不知道在凝望著什麼。
  
──滾。
 
他冷冷的斥退我,頭卻始終沒轉向我,這種被人忽視的感覺真不爽。
 
「你…!」
 
──滾。
 
他還是重複同一句話,突然一團白色的光球慢慢落在冥王前面,散發出溫柔的光芒,他的心情明顯激蕩了,伸出去的手顫抖著想觸碰光球,卻被那道光狠狠灼燒,像是在拒絕他。
 
──莉雅、莉雅…
 
他哀悽的喊著,痛苦的臉上流著鮮紅色的血淚,光球在冥王周圍徘徊著,連光芒都黯淡了不少,卻始終和他抱持著距離,也許他知道光球排斥著他,冥王縮回了手,垂著頭無聲的哭泣。
 
我楞了一下,這個是那個想要殺了我的人嗎?
 
可能是我有他一半的靈魂,他心中那深切、痛苦的寂寞狠狠的打在我的心頭,我也在無聲中淚流滿面,我到底該不該同情一個想要佔據我的身體、要毀滅世界的壞人呀?
 
現在他在我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其實只要我想,現在就動手殺了他,就此一勞永逸,我再也不用怕月圓之夜、不用戰戰兢兢的活著,我可以和大家一起快樂的生活著,但是我只是在旁邊默默的看著他,靜靜的退了出去。
 
闇特看到煌焰從精神世界回來,表情怪異,不禁猜想冥王又做了什麼,擔憂的問。
 
『怎麼了嗎?』
 
「沒什麼,他今天想一個人靜一靜吧。」
 
『哼。』
 
伢那個死白目冷冷的哼了一聲,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我也懶的理他。
 
冥王到底是冷血無情還是痴情專一,我真的搞不懂,曾經看過的畫面跟他的表現連不起來,也許我該問問闇特,以前的冥王性格到底是怎麼樣,也許他根本不壞。

 
結果到最後冥王真的都不出來,我默默的摸著心臟的位置,耳邊還聽得到他喚著亞美莉雅的聲音,如此的哀傷、如此的絕望。
 
情不自禁下,我開口問闇特:「闇特,冥王到底是怎麼樣的人?他既有殘酷的一面又有深情的時候,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他?還是兩個都不是?為什麼他要毀滅世界?是不是有什麼原因才讓他這麼做的?闇特!你告訴我呀!」
 
我知道他一開始就有聽到我的疑問,卻遲遲不開口回答我,這讓我累積下來的問題一次爆發了出來,卻沒注意到闇特眼裡的陰霾。
 
『…你到底想知道些什麼?就算知道了又怎麼樣?』
 
闇特淡漠的表情、聲音,但是我感覺的出他話裡一絲的憤怒還有…殺氣!他冷冷的看著我,看得我說不出話,冷汗直流,本能的聚集起力量卻不敢反抗,頻頻往後退了幾步,他也跟著逼近我。
 
殺氣從闇特的身體緩緩流出,盤旋在他的周圍,像一把把鋒利的刀劍,尖銳的刀鋒直直向著我。在我面前的闇特彷彿換了一個人,腦子裡回憶起費雪曾經說過,闇特是冥界赫赫有名的「無」,冷血無情,為什麼突然對我…
 
我苦笑著穩定心神,一直以來我們吵架都沒有惡意,這次他卻赤裸裸的把殺意攤在我的面前──意思是…他其實不把我當成朋友,只是我一個人一廂情願嗎?
 
『我不知道冥王讓你看到什麼,也不知道他跟你說了什麼,但是我勸你不要因為軟弱的情緒蒙蔽了真相,你要知道你身上背負的使命如斯重要,一個不小心將是兩界顛覆毀滅。
 
更何況你到底是冥王選的容器,他沒有將你的靈魂打散是他的失策,所以他的目的比起毀滅世界他更先處理你,只要有你在,他就不能擁有身體的自主權。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只要你露出破綻,灰飛湮滅的人就是你!所以知道太多對你沒好處。』
 
我身體強烈的一顫,他第一次狠毒的把彼此都知道的真相說了出來,一言一語漸漸的把結疤的傷口撕扯開,還遠遠的將我推開,拒絕著我。果然,是我太自以為是了。
 
「…我明白了。」
 
艱難的扯了下嘴角,我轉身背對他,不讓眼框裡的淚水滑落,也不讓他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我還以為他最貼近我、最了解我的難過,原來一切都是為了公事,我只是任務的對象而已。
 
闇特頓時發現他說的話傷了眼前孩子脆弱的心,可是現在拉下臉安慰他反而更傷害他。為什麼被怒氣操控了理性呢?闇特懊惱的皺眉。
 
對那孩子而言,知道太多冥王容易影響他,更何況他是如何的血腥殘暴?回想起討伐冥王的戰爭,闇特的戾氣更重了。多少的夥伴喪命在那場戰爭中?就算冥王曾是他最尊敬也是以死效忠的上司,可是…闇特握了握拳,眼神有些哀傷的望著煌焰的背影。
 
「他」是改變自己的開始,自己將他視為好友,可是卻被冥王給殺了,還是在自己面前!這孩子的神韻跟他很像,跟他在一起很快樂,感覺又回到了那個時候,但是冥王依舊存在,他害怕煌焰跟「他」的下場會一樣。
 
──冥王大人又會因為自己的利益毀了這孩子!
 
場面一下尷尬了,費雪慌張的在兩個人間左右觀察,既想過去安慰受傷的煌焰,卻又害怕好久不見的可怕壓力。伢在一旁冷眼旁觀這齣好戲,嘲笑著兩個人。
 
『…帶他回去,費雪。』
 
『是。』
 
費雪鬆了口氣,趕緊到煌焰旁邊瞬移離開這是非之地。
 
我讓費雪拉著準備離開,但我還是忍不住回頭看闇特,他真的那麼冷酷無情?在我面前的闇特真的是裝出來的?我不相信,不承認這是一個事實。因為離開的那瞬間,我好像看到闇特扭曲、痛苦的臉。
 
 
煌焰離開後,現場靜默一片,伢咧牙笑了笑,滑稽的哈腰鞠躬。
 
『歡迎久違的「無」大人回來。』
 
『不要用那個名字叫我!』
 
闇特狂怒的毀掉伢旁邊的一跟柱子,距離之近到令人懷疑其實是想致人於死地,伢的手下緊張的護到主子前面,警戒的望著冥界曾經的高手。伢聳聳肩讓手下退開,帶著玩意的笑容看看闇特便偕著手下離開了。
 
『…闇特,你老釋放太多感情在任務對象上,上一個沒有讓你學到教訓嗎?』
 
『我…!』
 
闇特氣急敗壞的想反駁,下巴卻被人用力的抬起,闇特看到厄銀的眼裡燃燒著火焰,不禁退縮了。
 
『真的是很讓人羨慕呢…不管是「他」、第七任冥王大人還是那個少年,你都傾盡了感情…』
 
厄銀低下頭張嘴咬上甜美的唇瓣,直到鮮紅的血從嘴角流下,他才滿意的點點頭,再湊過去吻得闇特暈頭轉向,每次令他呼吸急促的靈活舌頭,沿著血從脖子舔到下巴,又好似不滿的扯開斗篷、衣服,咬那性感的鎖骨。
 
『住、住手!』
 
闇特急著想推開厄銀,這傢伙吃醋了!而且還不小桶!要死,他一吃醋起來每每痛的人都是他!
 
厄銀裝做沒聽見,薄唇繼續在頸窩邊游移,手指熟練的解開闇特的褲頭,一把握住男人敏感的地方,闇特咬著下唇不讓一瞬間的快感而叫出聲來。
 
『混蛋…放手!』
 
回應他的是厄銀上下快速的圈弄,闇特紅著一張臉,看著厄銀邪魅的一笑,低頭含入。
 
『等等!厄、厄銀!唔──!』
 
溫熱的內壁包裹住羞恥的地方,更何況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闇特喘著氣呻吟又不滿的扯扯厄銀那銀色頭髮。眼神有點迷濛,厄銀看愛人已經沉浸在快感中,舌頭頑皮的沿著細溝,一下沒一下的舔弄著。
 
『哈阿、哈阿──』
 
柔和的銀色月光照在厄銀的頭髮上,更顯得閃閃發光,闇特勾起一縷銀色髮絲,其實他知道的…厄銀只是不安,明明交往了那麼久,該做的事、不該做的事都做了,和自己的距離卻好像從來沒變過。
 
『笨蛋…我愛你你還不懂嗎?』
 
厄銀聽到這句話明顯的顫了一下,嘴巴用力的吸允,闇特便達到了高潮。
 
『闇特…』
 
『閉嘴!要說什麼、要做什麼都給我回去再說!』
 
闇特紅著臉整理衣服卻更顯凌亂,厄銀眼中閃過慾望,闇特突然冷顫,瞄了下厄銀,當機立斷的離開這裡,厄銀笑了笑追了上去。
 
 
『…混蛋!你就不能節制一點嗎?阿──』
 
『通常在你的面前我不知道節制是什麼。』
 
床上劇烈的晃動著,夾帶淫糜的嘖嘖水聲,闇特仰著頭達到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高潮,末了才從棉被裡伸出手抓起床邊的水杯,狠狠灌了一口。
 
『呼、呼!可惡…』
 
『嗯?』
 
厄銀滿足的笑著,眼睛瞄向闇特身上留下歡愛的痕跡,還嫌不夠的飢渴眼神,嚇得闇特硬是移動酸痛的身體,把人縮在床邊。
 
『走開!你再繼續下去我會精盡人亡的!』
 
『好吧。』
 
被警告的人無所謂的聳聳肩,伸手把快掉下去的愛人抓回來。闇特趴在枕頭上,深深的嘆了口氣,果然不該給他太多甜頭,很快他就得意忘形,根本不知道「停下來」這三個字怎麼寫!
 
『你對那孩子似乎有點嚴厲喔。』
 
厄銀拿起掉在地上的長褲穿上,坐在床沿看懊惱的闇特埋進枕頭,過了一下下才悶悶的傳出聲音來。
 
『…我知道啦,下次會道歉的。』
 
『還有…六大長老下令了。』
 
闇特聽了猛的抬起頭,瞪大眼睛看厄銀。
 
『第一次的試驗要開始了。』
 
『…誰負責?』
 
厄銀看了看緊張的闇特,哼的偏過頭不打算說。
 
『喂!你這個愛吃醋的傢伙!』
 
闇特無奈的叫著,厄銀哼哼的一笑,掀起棉被人又壓上闇特,手不規矩的移動著。
 
『啊!你這個好色的變態給我走開!』
 
闇特驚慌的掙扎著,在嘴巴被封住前,耳邊清楚的聽到厄銀的答案。
 
『六大長老親自出馬,由「夕之女神」桃樂絲大人擔任第一次的試驗主考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