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番外

 
【親情】
 
台中的天氣依舊晴朗,劉豪發著呆看店內的客人和員工走來走去,今天莫名的感到懶散,果然是因為秋天到了,會讓人想睡嗎?
 
無聊亂翻桌上的相框,忽然瞄到相框背面有一小張截角,劉豪好奇的把它抽出來,看到照片上的人想笑卻又不敢笑太大聲,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經過的女員工,一臉古怪的看著自家老闆。
 
「老闆你是怎樣?要笑不笑的。」
 
「沒什麼…只是看到很有趣的東西。」
 
這東西是什麼時候放在這的?仔細想想,這個相框好像是小梅硬塞給他的,原來是為了要藏這個東西呀,如果阿緣那小子知道這張照片在這,大概會飛奔過來把它燒了吧。
 
「呵呵…」
 
看著照片上一男一女和小女孩,無奈的笑、惡作劇的笑、想哭的表情,劉豪淡淡的笑著,慢慢翻出被他藏在角落的記憶…那是在他大二,阿緣八歲的時候…
 
 
「豪哥哥!」
 
今天難得早點回家,沒想到一個人影在他打開門的剎那撲了過來,手上大大小小的皮箱差點被他撞落,劉豪一邊抱住撲過來的人一邊護住他的吃飯工具,穩住了身子後才低頭看這個嘻皮笑臉的小鬼。
 
「阿緣!跟你說過不要撲人的呀!」
 
「噗哈哈哈──豪,你現在超狼狽的!」
 
劉豪瞪向在沙發上笑得滾來滾去的梅雨,忍不住生氣的說:「你又擅自開門進來!我不記得我有給你鑰匙呀!」
 
雖然說給女朋友鑰匙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劉豪絕對不把鑰匙給這個禍害!天知道他早上整理非常乾淨的客廳,一回來就看到桌上擺滿了零食和飲料,地上一堆散落的垃圾和餅乾削,而且這女人還不知道羞恥是何物,穿裙子腳還做大字型豪邁的狂笑!
 
為什麼我會跟這女人交往呀!?劉豪第N次後悔,當初不該因為外表看她清純可人就衝動的向她告白!外表跟內在根本不合呀!
 
「欸欸~人家是你女朋友欸!當然要隨時監控男朋友的行動嚕?還是說你金屋藏嬌!不敢讓我發現?」
 
「什麼金屋藏嬌呀?重點是為什麼你有鑰匙!」
 
把身上巴住不放的小鬼丟到另一個沙發上,回到自己的房間把皮箱都放下,拿出裡面尚未完成的衣服。
 
「當然是自己偷偷拿去打一把呀。」
 
梅雨薇笑著跟在他後面進了房間,看著他手上可愛的小禮服高聲的尖叫。
 
「好可愛~ˇ豪,你真的超有天份的欸!」
 
「阿阿──是是,李大小姐你今天來幹麻?我記得沒錯你今天不是下午有課?」
 
梅雨只是淡淡的微笑著,劉豪看著她,心跳不由的加快,不說話本身恬靜可人的氣質就散發出來。
 
有點微捲的長髮綁成馬尾,鵝蛋般的臉型,長長的睫毛眨呀眨,黑亮的眼睛溫柔的看著自己,微啟的朱唇朝自己越來越近。想到這,劉豪不禁無奈的笑,每次都是她主動。
 
劉豪大手繞到梅雨的後腦杓,打算來個唇唇相印,偏偏他們都忘了還有一個小電燈泡。
 
「豪哥哥、姐姐你們在幹麻?」
 
進緣咬著手指歪頭闖進兩人世界,打散一室的粉紅色泡泡。
 
「哇!阿緣!」
 
劉豪慌張的推開梅雨,臉紅的看著表情疑惑的進緣,暗自懊悔怎麼忘記還有一個人在。梅雨倒是不滿的扯著進緣的臉皮,恨恨的說:「臭阿緣!你知不知道打擾別人感情會被馬踢?」
 
「噗嗚──!」
 
年紀幼小的進緣抓著自家姐姐的手,臉皮扯到紅通通才被放手,皺著小臉撲向一旁比較疼他的劉豪。
 
「嗚嗚,豪哥哥…」
 
「乖乖。」
 
劉豪拍拍進緣的頭以示安慰,梅雨嘟起小嘴看他們親密的互動,瞄到放在皮箱裡其他完成的小禮服,嘿嘿的奸笑著。
 
「我最最最親愛的小緣緣~ˇ」
 
聽到這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語調,兩個男的頓時縮在一起,發出高度警戒看眼前燦爛微笑的姐姐(女朋友)。
 
「阿阿…小梅你想幹麻?」
 
「小緣ˇ幫姐姐一個忙吧~」
 
完全忽視男友冒黑線的臉,梅雨把目標鎖定在縮成一團的弟弟。
 
「什麼?」
 
「幫姐姐的話,我等等就帶你去吃你最喜歡的豪華香蕉船。」
 
劉豪看到梅雨背後拿著什麼東西時,才想阻止進緣不要上當,小孩子抵擋不了甜食的誘惑,衝向了惡魔的懷抱。
 
默默含淚目送,劉豪默哀幾秒,拿起未完成的禮服和針線,準備動工,過不了久就聽到小孩子尖叫的聲音。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呼呼呼──不要跑呀~!!」
 
「咿咿咿──!!豪哥哥──!!」
 
深深的嘆一口氣,孩子…哥哥救不了你。
 
 
「噗,還是把這張照片藏起來吧。」
 
照片裡的小女孩…不對,是被硬穿上女裝的進緣,梅雨還幫他做了造型,邊喊著好可愛好可愛邊拿著手機猛拍,最後還印了好幾張收藏起來,連他都對梅雨的惡趣味感到無力。
 
長大後進緣找出很多張都燒了,剩下的一張被梅雨給藏了起來,害進緣怎麼找都找不到,哪天就帶著這張照片去拜訪他吧。
 
算計好後,劉豪把照片小心翼翼的放進皮夾,心情愉快的向客人推銷衣服。
 
 
「阿阿──那張照片怎麼會在豪哥那!」驚慌失措、手忙腳亂。
 
「噗──哈哈哈!!李進緣你也有這一天呀?」爆出的大笑。
 
「阿煌你別笑呀!豪哥你這個笨蛋!把它燒了啦!!」惱羞成怒。
 
「很可愛不是嗎?哈哈哈──」大笑合音。
 
 
【友情】
 
阿緣抓著抱枕縮在我的床角,所有人圍在小桌子旁看他鬧彆扭。
 
「很可愛嘛~」
 
我戲謔的拿著那張照片晃來晃去,阿緣眼冒金光,猛地向我撲過來,當然我早把手上的照片傳給下一個人。
 
「對呀,沒想到阿緣穿起小禮服真的好可愛呢,好像女孩子喔。」
 
如果說我是故意說的,小狗真誠的讚美反而造成更大的殺傷力。
 
「唔哇!!不要再說了!!」
 
撲向下一個目標,照片也轉給了其他人。
 
「我們都不知道阿緣你這一面呢。」
 
阿翼笑著和小成討論,阿緣更想哭了。
 
「才不要讓人知道丟臉的一面勒!阿翼給我啦──」
 
最後豪哥接手,把它收回皮夾。
 
「乖喔,哥哥會好好珍惜它的。」
 
「混蛋!你幹麻不把它燒掉丟掉反正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留下來呀!我的一世英明!」
 
我撐著下巴狂笑,看向窗外無視阿緣的求救。
 
「今天天氣真好吶。」
 
 
【愛情】
 
「我回來了…」
 
推開門,拉下領帶,疲憊的放下公事包,深夜兩點…他已經睡了吧。
 
「真是的…」
 
已經連續加班好幾天了,回來他在睡;出門他也還在睡,已經很久沒有聊天了呢。
 
好想、好想他,好想觸摸他。好寂寞呀…
 
脫下西裝外套,進到房間,沒有看到思念的人在床上,一絲不苟的棉被,沒有餘溫的床單。人,去哪了?
 
突然想起今晚是月圓,唯一他會去的地方就是…
 
拉開落地窗,秋風吹著長髮在月光下閃閃發亮,李進緣笑著從背後擁抱他心愛的人。
 
「…我回來了。」
 
「……恩。」
 
「寂寞嗎?」
 
回應他的是一個肘擊,不過卻看到瀏海下,他寂寞的臉。
 
幸福,其實很簡單,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寂寞就消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