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二十四回



真是莫名奇妙的緣分,我竟然跟這對姐弟都槓上了…老天你是嫌一個冥王不夠我煩又找來一對姐弟讓我操心是吧?你好狠的心腸呀!

 

結果最後的時間裡,冥王沒有出來搗亂,我和費雪在一旁聊了很多,闇特倒是從芽出現後,臉色一直很難看,默默的架著結界不說話。

 

過了午夜,闇特也只是把我丟回房間然後在床上的分身收走,人就這樣回去了。人就這樣回去了──?!!阿阿──每次出事情那傢伙才想跟我解釋一切!真是夠了!為什麼我都被瞞在鼓裡呀?

 

我不滿的爬上床準備睡我所剩不多的覺,但一掀開被子,小狗就睜開了眼睛,迷惑的望著我,我緊張了一下,難不成明傑還是有察覺到不同之處?該說很感動嗎?我天天抱你入睡,雖然本人不知道但是身體記得很清楚是嗎是嗎?不對呀!要是被發現的話我要怎麼解釋呀我!

 

「煌…焰…?」

 

「啊?」

 

小狗揉揉眼睛,又閉上眼睡著了。

 

警報解除。

 

我鬆了口氣躺下來,準備要閉上眼睛,明傑又睜開了眼,然後…自動窩進我的懷裡?我還沒驚訝,他抓著我的衣服悶悶的說。

 

「你剛剛都沒有出去嗎?」

 

「可能是去上廁所吧哈哈…」

 

明傑抬頭看看我,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看到他皺起的眉頭,他小小聲的對我說。

 

「之前這樣睡都沒有做夢…可是今天卻一直被驚醒…明明煌焰在我旁邊,可是還是…」

 

他果然察覺到不太對勁嗎?我無語的環住他的背緊緊抱住,嘆了口氣。

 

「睡吧,我不會走了。」

 

他輕輕的嗯了一聲,過了沒多久,有規律的呼吸聲響起,我撥開他額前的頭髮,烙下一吻。

 

「願你在睡夢中過得安穩。」

 

 

早晨,難得明傑比我早起,他搖搖我把我叫醒,我深深的伸了個懶腰,感覺特別疲勞,轉了轉關節,全身上下又痠又痛,而且好想睡…

 

「煌焰?你醒了嗎?」

 

「醒了醒了…」我打了個哈欠,雖然說醒了,可是眼皮還是頻頻蓋下來。

 

「真的嗎?我看你還是很想睡呀!快點清醒啦,都六點半了!」

 

「嘖…明傑你好像老…」差點說出老婆兩個字,我趕緊改口,「老媽子,我這不就起來了?」

 

「誰是老媽子呀!是你賴床!」

 

明傑氣呼呼的把我拉起來拖到浴室,全程監控我。

 

「…我要上廁所。」

 

我瞪過去,他臉色尷尬的退了出去把門關上。

 

「…煌焰。」

 

我嘴裡含著牙刷,含糊的應了一聲,明傑有些遲疑的問我。

 

「你昨天…」

 

「怎樣?」我捧水漱口,明傑皺起眉頭又擺擺手說沒事。

 

「到底怎樣呀?」我疑惑的問他,要說不說的很吊人胃口欸!

 

「我只是覺得昨天的煌焰跟今天的煌焰有點不一樣啦!不過應該是我想太多了,畢竟煌焰就是煌焰,沒有什麼地方改變了呀。」

 

無奈的笑著回答,我心裡卻是一驚。小狗的第六感還真強…的確「昨天的我」跟「今天的我」不一樣呀…最近碰到太多奇異的事了,如果不是確信小狗是非~常普通的平凡人,要不然我會懷疑他是哪裡派來的。

 

「啊!我還跟你聊天!煌焰你再慢吞吞下去會遲到啦!還不快一點!」

 

明傑用力的把門打開,看到我慢斯條理的動作,忍不住大吼。嘖、我以前上學就不緊張了,你在旁邊急也沒用呀。

 

「阿你現在真的要監視我?我要換衣服了喔。」

 

用溫水潑了潑臉,總算不怎麼想睡了,我撥開被水潑濕的頭髮,戲謔的問小狗,他臉紅了紅,掩飾害羞般的大吼。

 

「反、反正你說都是男的有什麼好怕!看就看又不會少塊肉!」

 

唉唉,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就不能捉弄你了呀。

 

把衣服往上一脫,背後的人還是一直盯著,不過有些焦躁,說什麼不在意。那這樣呢?我伸手把褲子慢慢往下拉,小狗盯著、我往下拉、小狗盯著、我往下拉…

 

「我、我還是先下去吃早餐好了!煌焰你要快一點喔!」

 

小狗落敗,落荒而逃。

 

「噗!這孩子真的很純情欸。」

 

『哥哥…』

 

褲子脫掉,我拿起制服穿上,一想到小狗慌亂的臉,好想笑…今天好像有點冷,我也把背心穿上好了。奇怪?到底是誰一直在叫我?

 

『哥哥…』

 

微弱的聲音在我旁邊響起,還有一股陰冷的風吹過來,我嚇得跳開好幾步,小婷無辜又委屈的看著我,她是什麼時候站在那的呀!?

 

「小婷你、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哥哥在換衣服的時候…』

 

小婷歪歪頭,沒有實體的她在我旁邊繞來繞去的,看到原本房間的擺設變了,也好奇的左右觀望,我倒是出了一身冷汗,你這小妮子竟然自己跑出來還偷窺哥哥換衣服!

 

『才沒有…是哥哥不理小婷的,小婷在旁邊叫了好幾次。』

 

小婷不滿的反駁,我穿上背心、拉上領帶,拿了西裝外套下樓去。

 

「你已經好多了嗎?」

 

小婷飄在我旁邊點點頭,她的身影有些透明矇矓,如果被爸媽看到可能會尖叫昏倒吧?所以快到樓下時我叫她回去手環,她卻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我:

 

『哥哥…小婷可以跟著哥哥去學校嗎?』

 

「去學校?你…」

 

我瞪大了眼,學校…那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痛苦的地方呀,她想回去?

 

『小、小婷想看老師…想看同學…還是很喜歡…那個地方…就算、就算發生了那種事…我還是…想…』

 

小婷講到後面越來越虛弱,身體幾乎變透明就快看不見她了,偏頭一看,外面的冬陽照射進來,鬼魂果然不能在白天現身,我衝過去把窗簾拉下,把小婷帶到陰影處,才又清晰了一點。

 

「…我知道了,不過不能隨便冒出來。」

 

小婷難過的垂下頭,看來她原本打算跑出來看老師嗎?!這樣不是會把人嚇跑嗎?

 

「你照到陽光會灰飛煙滅的!在手環裡也有可以看到外面吧?所以乖乖待著吧。」

 

小婷聽了以後開心的笑了,這才回到手環裡。

 

「阿煌~你好慢喔~是被褲子絆倒了嗎?」

 

欠扁的聲音回盪在樓梯間,這傢伙又自己跑來了嗎?

 

「你才被圍巾勒死哩!」

 

走下去看到他脖子上的圍巾圍了好幾圈,我嗆回去,阿緣搓著手不悅的說:「誰叫天氣那麼冷來著!可惡!寒流這時候還來幹麻呀?都快春天了!」

 

「溫室效應造成天氣異常啦!」

 

三口併兩口吃掉夾蛋土司,一口氣乾掉牛奶,擦嘴、站起來、靠椅子,動作行雲流水,接下來──揪住阿緣的圍巾就往外扯。

 

「阿阿阿──這樣會窒息啦!放、放開呀!」

 

「這樣你才會安靜點!明傑,走了!」

 

明傑把我和他的書包抱在懷裡,看著阿緣誇張的動作和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煌焰,阿緣真的會窒息啦,放開吧。」

 

「不要,這樣不是很好玩嗎?」

 

我邪惡的看向阿緣,後者欲哭無淚的抓著我的手,大喊:「魔鬼、不人道!」我笑而不回,只是把手上的圍巾勒的更緊,阿緣就哇啦哇啦的投降了。

 

「…年輕人真好。」老爸在後面喝著咖啡,淡淡的說。

 

「是呀,真有精神呢。」老媽收拾碗盤,嘆了口氣。

 

 

停好腳踏車,冷風就咻咻的吹了過來,學校建在這種郊外風更大,沿著走道慢慢走,放眼望過去大家身上都包的像顆粽子,我旁邊這個也差不多。

 

「你幹麻一直靠過來呀!」

 

阿緣眨眨眼無辜的看著我,冷風又吹過來,他縮起脖子躲在我背後。

 

「我冷嘛~」

 

「阿靠!你冷干我屁事!滾開啦你,不要離我這麼近!」

 

「咦咦──阿煌你好狠心,幫人家擋風嘛!」

 

阿翼無奈的從口袋裡拿出暖暖包給阿緣,這才讓他離我遠了點。

 

「有暖暖包就早點拿出來嘛!」我向阿翼埋怨著,阿翼看了我ㄧ眼,看著阿緣全身上下,默默的爆出:「他總共穿了兩件衣服、兩件外套、兩件褲子、一條圍巾、一雙羊毛手套,然後全身的暖暖包加現在給的有四包了。」

 

我沉默了。

 

混帳──!!是真的有冷到這種地步嗎?難怪你看起來好肥!原來是穿了那麼多件!搞什麼呀你──!

 

這些當然只有在心裡大喊,我已經無力暴走了。對不起明傑,原來你還不算很冷的那一個,阿緣你太誇張了啦!

 

「你騎腳踏車都不會卡卡的嗎?」

 

經過校門口,我們向教官問好,阿緣聳聳肩,看到教室腳步就加快了起來。跨進教室,他馬上振作起精神,原本彎腰駝背現在可挺直了,非常有朝氣的向教室裡的人打招呼。

 

「各位同學早呀!」

 

「喔~阿緣你來啦?嘖!你也包太多了吧!」

 

「少囉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我默默的看著阿緣和其他人打鬧,才兩天就已經融入班級生活了嗎?這傢伙適應的還真快。阿,糟糕!我不知道我坐在哪裡,座位昨天好像就分配好了。

 

小成看我愣在原地,拉拉我的手到窗邊第一排的第五個位置,小成在我前面,明傑在我右手邊,阿緣在我斜後方,阿翼在我後面…喂喂,我沒記錯的話,導師應該是負責這座位安排的,怎麼可能我們全部都排在一起?

 

「喔~因為我跟老師說我們這些新轉來的和大家還不熟,所以希望讓我們五個人坐在一起嘛~」

 

「你是白癡呀!」我握拳用力的敲他頭,阿緣哀哀喊痛,小成轉過來撐在我的桌面笑著。

 

「幹麻打我呀!」

 

阿緣疑惑我為什麼要打他,當我想開口罵他時,這才注意到,周圍的同學從我開始講話時就安靜了下來,只有我們這一群人開心的聊天,外圈投來了不少…不算善意的眼神。看看圍在我旁邊的四人,頓時知道了他們這種安排用意何在,我臉熱的發燙。

 

「少、少囉唆!反正你就是欠打!」

 

「哪有這種歪理的──!」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心裡好高興。不過我不會說出來的,要不然阿緣一定會拿來調侃我。

 

──謝謝你們貼心的舉動。

 

「欸欸──快來喔!外面有個一年級的槓上三年級那個大尾的!」

 

「真的假的?哪個神經病想死啦?」

 

一群要湊熱鬧的男生,聽到有人打架馬上一窩蜂的跑出去,阿緣也夾雜在其中,除了被他拉出來的我。

 

「幹什麼連我當要出來!」

 

「唉呀~人的劣根性嘛!看到別人打架總是想看看的呀~」

 

我皺著眉頭甩開阿緣的手,不想理這些神經病,反正等等教官就會出來了。結果我聽到很熟悉的怒吼,在以前吵架時他老是這麼大聲,但是卻沒有這次那麼大聲又激動。

 

「煌焰!是你弟弟!」小狗驚呼,用力拉住我。

 

Fuc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