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二十回



握住,她那有點冰冰涼涼的手,有點摸不到實體的感覺,也對…靈魂嘛。
 
突然乾涸掉的血跡慢慢變成鮮紅色,逼逼啵啵的冒著血泡,身後還傳來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轉頭一看,明傑、阿緣、阿翼、小成和那個學務主任都倒在地上,我想過去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周圍卻冒出白霧把我團團包圍,也阻絕了我和明傑他們。
 
「搞什麼…」
 
正當我想破口大罵時,妹妹顫抖了一下,越來越清晰的身影朝我過來,害怕的看著那片血窪。
 
『唔…』
 
我拍拍握住我的手,安撫著她緊張的情緒。
 
「沒事的,乖喔。」
 
現在有這片白霧,明傑他們又昏倒,他們應該不會看到我眼前的東西,要不然現在不是農曆七月,看到也覺得很可怕,大概醒過來又會昏過去。
 
一隻隻手從血窪中伸出來,還長的薄薄一片在空中飄舞著,妹妹輕輕的往我這邊更靠近一點點,那幾隻怪手就咻地伸過來要抓她,手腕一翻,幾隻怪手就像碎紙片飄落在地上。
 
我握緊鐮刀,揮出一個個銳利的圓把他們逼退,但那些怪手復原的速度也很快,我揮舞的速度也就更快。
 
可是這樣不是上上策,看這樣就知道他們可以無限再生,而我的體力有限,怎麼可能把所有的都打死,手上做著「除草」工作,我把小草叫出來看看他有什麼辦法。
 
「煌焰大人!這、這是『食魂者』!」
 
小草落在我的肩膀上,看到那些怪手就馬上驚呼。搞什麼…我才剛上任沒有久就遇到工作上的敵人嗎?妹妹還握著我的手,後面又是黑板,被他們一直進攻,我已經沒有多少後路可以退了。
 
「煩死了!」
 
隨著怒氣慢慢湧現的力量集中在鐮刀上,用力往前一揮,一道腥紅色的刀氣瞬間就把怪手消滅的乾乾淨淨,教室內的桌椅也跟著掀翻了好幾個,原來我可以發動攻擊技能呀?
 
可是事情還沒完,剛剛掉落在地上的怪手碎紙片一點一點的聚集在一起,慢慢形成一個血人,不只那些碎片聚集,血窪中繼續爬出相同的血人,沒有五官,該是眼睛的地方只有兩個深深的窟窿。
 
他們發出威脅的怪叫,一步步靠了過來。
 
那個靈魂已經有具體的形象出現,恩…該說是我的還是妹妹的,應該說為什麼我的靈魂會分裂呀…阿~煩納!反正不管怎麼分裂都是同一個人啦!現在記憶中既然有「妹妹」這個角色,那就這樣下去。
 
『哥哥…』
 
聽見妹妹虛弱的叫喚,我揚起微笑,站在她的面前。
 
「小婷,我會帶你回家的,這是我們約定好的。」
 
『恩…小婷想回家…』
 
是說那些血人流出來的液體滴在地上發出茲茲的腐蝕聲,我握緊鐮刀,準備儲蓄力量再來發一道刀氣。
 
「煌焰大人,我想應該要找主體,要不然怎麼打都打不完的…」
 
小草抱著板手看看那些血人,有些恐懼的抓著我的頭髮。
 
「他們應該是衝著這個靈魂過來的,可是小草沒有收到任務指示欸…」
 
「當然,因為那就是我。」
 
不等小草驚訝的喊出聲,第一隻血人轉換成野獸模式,四肢趴地用力的彈跳起來,鐮刀快速的往上一刺,血人發出尖銳的叫聲,茲茲的蒸發掉,往左一揮,偷襲的血人被我斬腰。
 
噴出來的血濺在我臉上,痛的我倒吸一口氣,靠!好像被燒出一個洞!
 
「煌焰大人被腐蝕了──」
 
小草在我耳邊大叫,看到那些地面我當然知道我的臉是什麼下場!你不要在我耳邊叫那麼大聲啦──
 
「痛死了…」
 
『哥哥…不要緊吧…』
 
小婷擔憂的看著我左臉頰被噴到的地方,伸出手想要碰。
 
「不要碰!我不知道這傷口有沒有毒,你不要隨便亂碰,會受傷的。」
 
小婷怯怯的點點頭,她整個人已經變成實體,身體周圍還發出朦朧的白光,突然黑板上的血手印飛出幾條鎖鏈,把小婷緊緊勒住。
 
『阿…哥哥…』
 
「小婷──」
 
【嘖…又是死神,怎麼老是喜歡干擾吾的用餐。】
 
血窪中出現一個女人,紫色沒有瞳仁的眼睛朝我望過來,一頭紫色的大捲髮、美艷的臉孔、妖魅的身材,嘴邊掛著冷冷的嘲笑。
 
【我可不會讓你把吾的獵物給帶走。】
 
「哼,那我就試給你看!」
 
說實在,其實除了臉上的傷在痛,左手臂的刺青也在鬧疼、發熱,身體裡好像有一個東西一直一直在膨脹,令人難受的很,意識已經很難保持清醒了。
 
其實我很明白,明天就是月圓之夜,冥王那傢伙開始不受控制,就要出來掀起腥風血雨了…可是現在說什麼都不能把身體讓給他,我還沒把小婷帶回去,明傑他們還在外面昏迷著,不過也有可能有學生發現把他們帶走了。
 
這一個月多了很多放不下的羈絆,原本以為復仇是我復活的唯一目標,反正被冥王控制後一切就交給他,就可以輕鬆復仇…可是不行吶…明傑、阿緣、阿翼、小成、我的家人,不能就這麼丟下他們。
 
教室角落出現一個熟悉的波動,我揚起微笑。
 
還有某人,他讓我復活、替我到處蒐集資料,還告訴我其實還有其他幕後黑手,有人想要冥王重新復活,而我很可悲的被選為他的容器,他卻也鼓勵我要擺脫冥王的控制,做我自己。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可以退讓的理由了。
 
「喝阿阿阿阿──」
 
奮力把綁著小婷的鎖鏈砍斷,在鎖鏈再度纏上來之前,手上的鐮刀先拋了出去,很快削掉那女人的一隻手臂,她痛苦的按著噴出詭異的紫色血液的斷臂處,一雙眼睛暴突,化成青面獠牙的女妖怪。
 
【可恨的死神──】
 
「哼,看看身後吧!」
 
如果你真的有生命,那就自己飛回來吧…我看著那把飛出去的鐮刀,心裡默默的祈禱,現在小婷在這不能移動,只能賭這一分的機會了。
 
"真是討人厭的主人。"
 
冰冷冷的嗓音在腦中響起,那把鐮刀在我的注視下,從牆壁中自己拔出來再度迴旋飛回到我這邊,而回頭看的女人艱難的閃過,還是被鐮刀從臉劃過,一張看起來漂亮的臉就此破相。
 
【呀──你這卑賤的死神竟敢傷我的臉!】
 
「傷你臉又怎樣!接下來就取你的性命!」
 
鐮刀回到我手上,兩邊氣氛一發不可以收拾,卻有一團黑霧突然出現擋在中間,裡頭傳出一個冷冷淡淡、毫無高低起伏的聲音。
 
【撤退,蒂絲琳。】
 
【不用你管!吾要殺!這個死神該殺千刀的!】
 
趁兩個非人的吵起來…應該是單方面的只有那女人越來越火大的吵,那團黑霧根本無動於衷,只是一直喊撤退,我就趁這麼時候休息一番,恢復一些體力,看這情況那團黑霧應該不會來湊一腳,最好都給我滾回老家。
 
【撤退,蒂絲琳,主人說不准傷這人。】
 
聽到黑霧開始有些不耐煩還搬出主人,叫蒂絲琳的女人馬上皺起眉頭,是說他們上面還有更大的嗎?食魂者不會是有組織的吧?蒂絲琳不甘願的點點頭,身後出現個黑色裂縫,長長的紫色舌頭舔過臉上的傷口,怨毒的瞪我。
 
【吾會回來找你算這筆帳的!】
 
「慢走呀,我們最好不要再見了!」
 
蒂絲琳冷冷瞅我ㄧ眼,就和黑霧消失在裂縫中。
 
我累的坐在地上,小婷蹲在我旁邊緊張的拉著衣服,我勉強扯出要她放心的笑容。
 
「沒事了,壞人都走了。」
 
『哥哥…』
 
『你這小鬼,明天就是決定性的一刻,你還可以臨時出亂子呀。』
 
闇特欠扁的聲音出現在我旁邊,我懶的理他,把鐮刀收回了手環。
 
這傢伙剛剛就出現了,還站在旁邊看好戲,一點都沒有想幫忙的意思。
 
『喂,怎麼不說話?』
 
你要我說什麼呀?反正你剛剛都在旁邊聽的一清二楚,我現在很累很煩你不要吵…對了,你老公呢?怎麼不過來把你帶走呀…
 
闇特用力踢我一腳,惱怒的吼:『誰是我老公呀你!你存心想找我吵嗎?』
 
並不想…是說你要不要幫我看看為什麼我的靈魂會分裂呀…對對對,就是我旁邊這個妹妹阿飄。
 
闇特也注意到小婷,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頭。
 
『可能是你的執念太強,在啟動復活冥王的儀式中,靈魂分裂了,還藉由血被綁在這。不過因為你現在的靈魂還有冥王可以補齊失去的那一半,這個就有點危險了,很容易魂飛魄散。』
 
「有方法嗎?」
 
魂飛魄散了那我還完整嗎?不能讓小婷就這麼消失…而且她現在是我妹妹呀。
 
『現在只能讓她沉睡,靈魂的力量不夠,這樣還是會魂飛魄散,等你渡過明天,我們再來討論要怎麼辦吧。』
 
看看旁邊的小婷,她有些睏的揉揉眼睛,又強壓住疲倦盯著我。
 
無奈的把頭髮往後一梳,看來所有的問題還是得等我撐過明天難關再說。
 
『你看看可不可以讓她進入手環,一時之間也找不出什麼可以容納她。』
 
「小草…小婷就先讓她跟你擠一擠囉。」
 
小草點點頭,看看教室一片狼籍,跳下我的肩膀開始揮舞著板手。
 
「小草先來收拾收拾一下吧。」
 
小草似乎很高興終於可以做他正職內的工作,地上出現好幾個小泥人把原本的教室恢復原諒。我則讓小婷進到手環裡,雖然我不太明白要怎麼收進去,但是把手環靠過去,小婷就化成白煙被吸進紅寶石中。
 
『哥…哥…?』
 
「好好睡吧,等等就會回家了。」
 
『恩…哥哥晚安…』
 
安置好小婷,這時又來了另一個不認識的波動,來人穿透過那片白霧,手上提著一個醫藥箱向闇特笑了笑。
 
『外面那些人只是被這間教室的結界力量影響才暫時昏睡,我想等等就會醒來了。』
 
但是昏過去怎麼都沒人發現呀…
 
『附近的巡邏使看到就先用時間結界暫停,所以出去後時間會再次運轉,大概才幾秒的時間,外面的人類也看不出什麼吧。』
 
巡邏使…你們冥界是有多少奇怪的東西充斥在人間呀…
 
『這個也等你過了明天再說,現在先療傷吧。』
 
『這位就是闇特大人的學弟?』
 
…誰是他的學弟呀?
 
『恩,費雪你先幫他療傷吧。』
 
叫費雪的死神面貌大約有20歲,海藍色的短髮,右邊的頭髮比較長還編成了一條小辮子,淡藍色的眼睛瞇起來對我笑,身上穿著白色的類似醫袍的長大袍。
 
『反正所有疑問都等你明天活不活的下來再說啦!再有疑問我斃了你!』
 
「你就不能對傷患好點嗎?」
 
費雪看著我們兩個一來一往的對話,有些哭笑不得。
 
『闇特大人,等屬下療傷完後你們再吵吧。』
 
他從醫藥箱拿出一罐白色傷藥,抹了點藥膏在我臉上按摩著,像被硫酸潑到的痛慢慢消失,費雪拿出一面鏡子讓我瞧,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好了。』
 
「謝謝。」
 
小草也完成恢復案發現場的工作,跳到我的手上,我讓他回到手環裡休息。
 
『…明天再見吧。』
 
闇特帶著費雪消失在我面前,我拍拍身上的灰塵,那片白霧漸漸退去,隱約聽到阿緣在喊他們怎麼全都躺在地上,我看我現在得先想好怎麼糊弄他們的理由。

嗯…就拿他們因為看到鬼所以嚇暈過去好了,反正他們都有看到小婷出來,應該很容易相信,果不其然,他們一想到那間詭異的教室和莫名的白影就不多問些什麼了。
 
後來的開學典禮我藉故不舒服躲在保健室,當然是因為見到「妹妹」情緒太過激動,學務主任也沒多說什麼,就讓我在那邊休息,反正教室裡的血跡自動消失,盤據在教室裡的冤靈也「升天」了,讓我這個辛苦很久的人納涼一下吧。
 
看著窗外在白天也清晰可見的月亮,明晚就要一決勝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