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十九回

──滴答。
 
什麼聲音?
 
──滴答。
 
到底是什麼聲音?
 
摸著黑,我跟著聲音走。
 
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盡的黑暗,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我也忘了。只是一直望著黑暗,然後等待。
 
不過我在等待什麼?
 
越靠近,聽到的聲音越大,傾耳聆聽,微弱的啜泣聲,淚珠落在水面上,在寂靜的空間迴響。
 
女孩坐在水面的中央,捂著臉哭泣,一圈圈的漣漪以她為中心擴散。那個身影好熟悉…是我認識的誰嗎?
 
『哥哥…』
 
哥哥?叫誰?
 
女孩彷彿聽到我心裡的疑問,緩緩把頭抬起。
 
『哥哥…』
 
那一瞬間我怔在原地,冷汗不停地冒出,身體不自主的顫抖。
 
為什麼我會對她感到熟悉?為什麼她要對著我喊哥哥?眼前的臉,我ㄧ輩子都不會忘。
 
那是我,生前的我。
 
女孩站了起來,落下的水珠變成鮮紅色,身上潔白的制服慢慢染成黑褐色,脖子折成不自然角度,雙眼突出,手指指著我。
 
『哥…哥…』
 
突然她一個顫抖,低頭看胸前,一把美工刀插在心臟,她若無其事的拔起來丟在旁邊,血如湧泉般噴出,我站在原地不得動彈,看著她漸漸向我逼近。
 
『為什麼不來…不來…』
 
什麼不來?要去哪裡?
 
『我一直在這裡…等你…可是你都…不來…』
 
講著講著,突然掐住我的脖子,頭髮狂亂的飛著。
 
『你這個騙子!!說要回來的!要回來的!!!!』
 
到底要回去哪?抓著她的手臂拼命的掙扎著,快不能呼吸了…
 
失去意識前,看到「我的妹妹」,露出被人拋棄的模樣,泫然欲泣的表情讓我心痛了一下。
 
妳等等…我、我會去找妳的!
 
 
從夢中驚醒,自己滿身是汗,回想起剛剛的夢境,不禁無奈的笑了。
 
已經連續好幾天了,類似的夢一直出現,一開始都是我記憶裡曾經去過的地方,可是最後都會跑到黑暗的空間,看到「妹妹」坐在那邊哭泣,控訴著我拋棄她。
 
…我變負心漢了?
 
「唔嗚…」
 
不過現在我想先處理另一個問題…
 
「陳明傑──!!」
 
「咿──!??」

 
「你的睡相真不是普通的糟。」我刷著牙,看明傑滿臉通紅的站在一邊跟我做同樣的動作,被我調侃後還小小的瑟縮了一下。
 
「那只是剛好…」
 
「這個藉口已經講過很多次了,麻煩換一個。」
 
每次都不敢承認他是自己靠過來的,明明很害怕黑還不說。
 
「唔嗚…」
 
小狗一臉懊悔,似乎不能理解為什麼他老是會湊到我這邊,我一邊漱口一邊揉著原本就睡亂的頭髮。

我發現要關燈前他都會很著急,一定等他爬上床躺好才准我關,睡著前還會緊緊抓著我的衣服,偶而會邊說些夢話邊更往我這邊靠,是說我是你的大型抱枕還是暖爐呀?
 
再看一眼明傑,我決定問清楚。
 
「…你是不是怕黑呀?」
 
「我沒有怕黑!又不是小孩子,誰會怕黑呀!」
 
異常快速又乾脆的反駁,反而更可疑。
 
「是嗎?那你幹麻晚上一直抓著我?還老喜歡靠過來。」
 
明傑轟地紅了臉,結結巴巴的說:「誰、誰抓著你?那不是、那不是我──」
 
我決定走出浴室留小狗一個人在那邊陷入自我厭惡中。
 
其實我沒有告訴他,一開始幾天他會邊哭邊喃喃念著,可是只要我把他摟進懷裡,就會停止哭泣睡得安心,所以後來才會抓著我睡覺…嘛,這說出來他現在大概會羞憤到去撞牆吧。
 
抓起熟悉的制服,暗暗決定這個秘密就隱藏在我心裡吧。
 
學校的制服是很普通的白色長袖襯衫,左邊的口袋繡有學校的校徽,再加上黑色的西裝長褲,因為學校有分國中部跟高中部,國中部是暗紅色的領帶,高中部是深藍色的領帶,再套上黑色的西裝外套就OK了。
 
「時間差不多了,下去吃早餐吧。」
 
我拉緊領帶,回頭看見明傑正對著那條領帶大眼瞪小眼。
 
「…你在幹麻?」
 
「我不會打領帶。」
 
一聽,搶下那條領帶靠過去套在他的脖子上,忍不住罵他:「你是笨蛋呀!這一看就是用拉的,現在有哪個國中生得自己打領帶!」
 
學校制服搞的那麼複雜,要一個國中生自己打領帶根本不可能,乾脆弄一條拉鍊拉上去緊緊繫好就OK了,不過教官也很煩人,上學的時候還要檢查每個人的領帶有沒有拉到定位,要是真有人拉到定位,不是乖乖牌小孩哪有可能?
 
國中生叛逆的個性又不是不知道,最後搞的教官自己氣得破口大罵,自找罪受嘛。所以說我討厭冬天的制服,勒那麼緊是想害學生個個窒息而死嗎?
 
「好了。」
 
外面的風好像挺大的,帶個圍巾好了…
 
「明傑,你的背心呢?」
 
「咦?一定要穿嗎?」
 
「那是必備的裝備,不過你的意思是你原本不打算穿嗎?現在是冬天、是寒流來襲的季節欸!給我穿上!」
 
小狗嘀咕著把黑色背心套上,再把西裝外套拿在手上,跟我ㄧ起下樓。
 
「別再碎碎念了,你根本就沒意識到有多冷!到最後感冒我可不照顧你,你也別說我沒提醒你!」
 
「我哪有那麼虛!又不是女孩子嬌弱到需要別人照顧成這樣!」
 
明傑不滿的抗議,我ㄧ愣。
 
我為什麼下意識認為明傑很虛?難不成是以前還是女生的時候看太多BL,認為受君都是嬌小可愛嗎?不過也有很多是大叔受呀…不對啦!我在想什麼呀?現在不是這個問題!
 
我抓著明傑的手上下掂量掂量,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明傑的肉剛好不多不少,雖然身高比我矮了一點,但現在這個年紀的男孩子也差不多這樣。
 
「恩…好吧,你的確沒有很虛。不過身高是需要補強的重點…」
 
「你、你!長的高了不起呀!現在青春期還會再長的,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超過你的!」
 
他氣呼呼的鼓起臉頰,被我一番話刺激到,頭也不回的加快速度下樓,拉開椅子面色不善的吃起早餐,老媽對我投以眼神詢問怎麼回事,我只是憋笑著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這樣逗明傑真好玩。(喂)

突然前門傳來聲響,一個朝氣蓬勃但聽在我耳裡簡直是惡夢開始的某人的聲音。
 
「早安~伯父伯母早安~阿煌快一點啦,這樣會遲到唷ˇ」
 
…是說你這樣大剌剌闖進來沒有覺得任何不對勁嗎?
 
「早安呀,這麼早真有精神。」上一秒老媽對著李阿緣笑,下一秒就對我咬牙咧齒,「煌焰快點,你朋友都過來等你了!」
 
李進緣你很好…你放電放到我老媽幹麻?還收買我老媽的心,你當你是上到7歲下到80歲的魅力殺手嗎?
 
「你這傢伙…一大早就跑到別人家大吵大鬧不會覺得抱歉嗎?」
 
「可是門是開的呀,而且伯母說她很歡迎我到這裡的。」
 
阿緣無辜的看著我,然後散發可怕的閃亮光輝,足以媲美頭頂的日光燈了。
 
「抱歉,我們應該說一聲打擾了。」
 
阿翼從阿緣後面出現,按著阿緣的頭鞠躬,小成拍拍阿緣的頭責備著。
 
「你呀…人家還在吃飯你就這樣闖進來。」
 
「唉唷~我想跟阿煌一起快樂上學嘛ˇ」
 
去你的誰要跟你一起快樂上學?一大早看到你心情會down到底!雖然這樣想…心裡卻有點高興,好像沒有跟朋友一起上學過…
 
學校的位置設在郊外,從家裡還得騎腳踏車騎十分鐘,五個人五輛腳踏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台嘛!我老弟也要騎去,所以家裡只有一台,阿緣他們好像只有兩台,五個人是要怎麼騎?
 
「很間單呀,阿煌載阿傑、阿翼載小成、我一個就可以啦。」
 
…為什麼你一個人騎呀?」
 
「咦?難道阿煌你想給我載?」
 
徹底修理欠扁的一頓後,拍拍腳踏車的後座要明傑上來,他一臉不甘願的爬上來,五個人出發上學。
 
是說我們也不敢直接進到校園,只好在學校附近找位置停,希望教官不要出來巡查,到時候鐵馬就會被運到學務處前面,要主人光明正大的去認領。

沿著學校附近的走道慢慢踱過去,一路上我們這群人好像收到很多注目禮…女生就算了,為什麼也有男生看過來?如果被我知道是看明傑我挖了你們眼睛!可是當我瞪過去時,有些人愣了一下,認出我以後慌慌張張的逃跑了。
 
…我懶得理會那些人眼裡的意思,不過現在我好像沒有排斥上學的感覺,應該會有個好的開始吧?
 
進到學校就看到學務主任在迎接這些大少爺,一直哈腰討好的模樣真令人作噁,阿緣一邊乾笑應付一邊靠過來問我。
 
「可以打發掉這老頭嗎?」
 
「你自己去應付吧,大、少、爺。」
 
不負責任的拋下他們,我拉著明傑往教室走,不經意的瞥到學務主任看到我那瞬間驚恐的模樣,低聲詢問阿緣他們是不是認識我之類的,阿緣只是瞥我一眼,笑著回答鄰居還是朋友的答案。
 
不知道那老頭會不會多說些什麼…也不知道阿緣會怎麼想,反正這件事遲早都會知道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畢竟我曾放話說要殺掉殺人兇手嘛,剛剛路上的視線也都是畏懼我而躲避著…阿,不知道這樣明傑他們會不會受到排擠呀?糟糕…應該跟他們分開走的,老弟不知道會不會也遇到麻煩。
 
「煌焰?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
 
我深吸一口氣,強扯起笑容。
 
「沒事的啦…我在想我們是不是不應該一起來學校。」
 
「為什麼?」
 
「是呀,為什麼不一起來學校?」
 
阿緣從後面勾住我的脖子,陰陰的笑著,八成已經聽說了吧。
 
「你這傢伙真的很討人厭吶…什麼都不說就想跟我們撇清是吧?我們是朋友欸,是朋友就要有寬大的胸襟包容朋友一切事物!」
 
小成皺起眉頭拉拉我的衣服,阿翼也擔心的看著我,嘆了口氣,他們是站在我這邊的吧?
 
「你們不怕異樣的眼光呀?」
 
「要說異樣的眼光,你覺得我們沒有任何免疫力嗎?」
 
喔,阿緣那小子鬧過自殺也進過精神病院,所以免疫是吧?問題是明傑…
 
「阿緣說的沒錯,我們是朋友,對吧?」
 
明傑微微笑著,好像周圍的目光他都不在意,真是的…
 
「以後可別怪我喔…」
 
「阿煌真是個可愛的孩子,我們不會拋下你的啦ˇ」
 
李進緣拍拍我的頭,當我是小孩子一樣安撫,照例我還是給他一頓拳打腳踢。
 
五個人打打鬧鬧、有說有笑的往教室移動,忽然看到原本的那間教室周圍被拉上黃色的封條,那裡被禁止進入,為什麼?
 
「咦?我們原本的教室是不是那裡呀?怎麼封起來了?」
 
阿緣同樣注意到那間教室,學務主任擦著冷汗,一邊瞄我一邊戰戰兢兢的解釋。
 
「呃…因為發生了些事故,所以就封起來了,現在各位的教室在另一邊。」
 
『哥…哥…』
 
突然出現呼喚我的聲音,是她!原來說我沒回去接她就是這裡!
 
我不顧其他人的叫喊,狂奔到那間教室,手搭上門鎖,該死!被鎖上了!
 
往後退開一步,抬腳就是把門踹開,一股濃郁、潮濕的奇怪味道飄散出來,其中還夾雜一點點的血腥味。
 
「阿煌你在幹麻!」
 
阿緣追了過來,看到教室裡的景況愣住了,其他追過來的人也一樣。
 
我苦笑著,眼睛前面霧霧的看不清,不自主的脫口說出:
 
「我來接妳了…妹妹…」
 
當初受傷噴灑出的血,現在是一大片深褐色的痕跡,黑板上那個血手印還很清晰的印在那,牆壁上、講桌邊都是遺留下來的血珠,怎麼看這裡絕對是案發地點,學校都沒想過要處理嗎?
 
我只覺得那天的事清晰在目,好像昨天才發生的。
 
「這是…」
 
「我們有試著把血跡請洗掉,但是卻怎麼刷洗都刷不掉,而且還有一些呃…超自然現象出現,學生都人心惶惶所以就封了起來。」
 
學務主任看了我一眼,又馬上轉開。
 
「所以許同學…可以請舍妹安心離開嗎?這樣學校的風評實在…」
 
「那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想接她回家…」
 
無視學務主任蒼白的臉、明傑他們驚訝的表情,我走到講台上,擦乾淚水,對著那個血手印柔聲的說。
 
「跟我回家吧…」
 
一抹白色朦朧的身影從血手印緩緩飄出,慢慢的形成一個女孩的輪廓。
 
我,舉起手。
她,握住我。
 
『回家…我想回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