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十八回



這樣的預感越來越清晰,我都快忍不住脫口問豪哥:「你該不會跟我一樣都是冥界的人吧?」
 
也許豪哥是代理死神,要不然這麼誇張的夢怎麼可能是真的?而且有可能跟死神定下契約的人不只我一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豪哥也許沒了記憶,能跟死神簽約一定有特殊條件吧?要不然每個人死了都可以簽約,現在身邊的人都不會是普通的凡人了。
 
我是因為冥王的力量被闇特看上,那豪哥如果真是代理死神,為什麼會被選上?腦中突然飄過小成、豪哥、阿緣的臉,講出來的都是同一個人:阿緣的姐姐。
 
如果是這樣,那就很合理了。
 
正當我皺眉苦惱時,阿緣從後面抱住我大喊:「我好餓──老大吃飯吃飯!」
 
經阿緣一說,我才發現我的肚子好像也餓了,抬頭看看時鐘,已經十二點多,我往後用力一踩李阿緣的腳。
 
「那就去吃飯吧,還有你這傢伙別對人性騷擾。」
 
「呼阿!我才沒性騷擾勒!好痛痛──」阿緣跳開一大步,躲到一邊默默抹淚。
 
「豪哥,我可以脫掉了吧?」
 
「喔,可以了呀,反正照片和影片拍的夠多了。」
 
我愣了一下,發現那幾個員工人人手上一台數位相機,無言的偏過頭。我看到明傑失神的望著自己的手,心中默默打算,走過去拉住明傑的手拖進後面的更衣室。眾人都傻住了,阿緣調侃的吹了聲口哨,我直接往後送他一根中指。
 
「煌、煌焰?」明傑回了神,不明白我為什麼要拉他進更衣室。
 
「阿煌,換衣服還需要別人幫你呀?要幹壞事早說呀──」
 
阿緣在外面亂喊,跟過來的眾人倒吸一口氣,七嘴八舌的起鬨起來。
 
「哎呀,年輕人玩的那麼瘋狂不好吧?哈哈──」關你什麼事呀豪哥?
 
「喔喔喔──好想拍呀──老闆快調監視器!」豪哥你們員工都是腐女嗎?
 
小狗聽到他們這麼說,臉轟地紅了。
 
「我、我不用進來呀,煌焰你自己來就可以了嘛!又不是小孩子。」
 
「我才不要。」
 
雙手猛地撐在他左右兩邊把他逼到門邊,我臉靠過去。
 
「沒關係的。」
 
「咦?」明傑疑惑的看著我,我再重覆一遍。「沒關係的。」
 
雙手抱住明傑,我埋在他的頸窩,重複的說著。
 
「沒關係。」
 
你怕我沒關係的,只要、你還在我身邊,我還可以像這樣觸摸你,就好了。所以沒關係的,不用自責。
 
「我、我不懂,煌焰?」嘴上雖然說不懂,語調卻帶有一點鼻音,我嘆了口氣,雙手捧著他的臉,直視他有些濕潤的眼睛。
 
「我懂、就好了。」
 
陳明傑望著眼前笑得一臉溫柔的他,眼淚都快抑制不住。
 
那股強大的力量退去時,明傑只記得自己閃開煌焰無助的手,煌焰受傷的眼神刺痛了他的心,為什麼難以接近呢?明明就近在眼前呀!他的手就是無法伸出去安慰他?
 
看到李進緣輕而易舉的靠近,對自己的無力感攀升到最高,我可以的呀…為什麼手就是無法動彈呢?望著自己還微微發抖的手,深感自己真的很沒用。
 
可是他發現了,也對自己說沒關係。
 
這樣的話,我、還可以繼續當你的朋友待在你身邊嗎?
 
 
「明傑,幫我把頭髮解開。」
 
該死,都是背後的鎖鏈,頭髮當初不該放下來的!整個糾纏在一起了嘛!
 
「噗!煌焰好像被毛線纏住的貓。」
 
明傑笑著幫我把惱人的頭髮慢慢的解開,感覺到他的動作停止,我想回頭問明傑怎麼了,他突然把頭抵在我的背後,緊抓著衣服。
 
 「我們是朋友吧?」

「嗯,朋友。」現在是朋友,以後我會把你追到手的。

心中暗暗下了決定後,脫下衣服,明傑突然阿了ㄧ聲。
 
「怎麼了?」我不解的回頭,明傑紅了臉指著我大喊。
 
「你、你剛剛又抱我!而且不要在我面前換衣服啦!」
 
我看看身上的衣服,在充滿邪氣的對他笑著。
 
「反正又不是沒看過。」
 
「你、你──」臉紅、結巴、不知所措。
 
糟糕,欺負小狗好好玩。
 
 
「雖然說肚子餓了,不過你們要吃什麼呀?」
 
「豪哥,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嗎?」
 
阿緣趴在收銀台對著在後面忙的女員工拋個媚眼,才轉頭問豪哥,豪哥揪著阿緣的耳朵怒斥。
 
「臭小子!不准你搭訕我家員工!」
 
「唉呀!漂亮大姐姐豪哥不可以自己獨占啦~」痞子緣摟著女員工,挑釁的看著豪哥,豪哥火大的伸手往阿緣兩頰扯。
 
「誰管你呀!死小孩!你就是這樣所以老是害我的助手心神不寧!」
 
「他們是還要吵多久呀?」我不耐的看著兩個低智商的開始幼稚的吵架,再這樣下去是要不要吃飯?而且其中一個還是一直吵著吃飯的!
 
「老闆大概又要吵很久了。」
 
ㄧ個女員工習以為常的嘆氣,把兩三個袋子遞過來。
 
「來,這是老闆答應給你們的衣服。」
 
接下袋子,裡面都是我們今天試穿過的衣服,我不解的看著她。
 
「老闆雖然那樣說,但他是個心口不一的人嘛~所以收下吧。」
 
「呼喔,原來豪哥是好人嘛。」

「臭小子,意思是我對你不夠好嗎?」
 
唔!荼毒完阿緣,現在又換我遭殃,我怒瞪著豪哥,含糊不清的說。
 
「由哪格倫毀槍波鱉倫施穿衣佛低?(有哪個人會強迫別人試穿衣服的?)」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欸?」
 
痛!那傢伙笑著說聽不清楚,為什麼手上的力道會越來越大力呀?
 
 
結果我們一行人拜別豪哥,前往豪哥朋友開的吃到飽燒烤店吃了ㄧ頓。
 
不過我沒想到小狗真的從山裡來的,連燒烤都沒吃過。
 
「好吃!」
 
「明傑你吃慢點,那個剛烤好很燙──啊!都跟你說剛烤好的呀!」
 
明傑仰頭灌下一杯紅茶,吐著被燙到的舌頭哀怨的看著我,好像是說:「為什麼不早一點講?」
 
「誰叫你要狼吞虎嚥的?」無奈的再夾了ㄧ塊霜降牛肉放到他的碗裡,叮嚀他等等再吃。
 
「阿傑吃太快小心肚子疼,某人會擔心的呀。」
 
阿緣上一秒笑著,下一秒皺眉好像在忍痛,我若無其事的望向窗外,桌子下我的腳正狠狠的踹他。
 
「真的好好吃~都市裡果然有很多好吃的東西。」
 
明傑一臉幸福的晃著頭,小成拿起筷子夾肉,歪頭嘟著嘴有些不滿。
 
「我覺得翼哥哥做的比較好吃…」
 
「因為你是子翼控呀…」阿緣奸笑著做註解。
 
「子翼控?是什麼呀?」小成第一次聽到新的名詞,好奇的問著阿緣,聽到子翼兩個字好像認為那是稱讚他的,不過阿緣你這傢伙教壞孩子對嗎?
 
「子翼控就是…」某人想滔滔不絕的解釋下去時,另一邊小成保護者的黑模式啟動了。
 
「阿緣你的肉要燒焦了,小成我回去晚餐就煮給你吃別鬧彆扭喔。」
 
阿翼你笑裡藏刀喔…連我都感受到殺氣了。
 
「咳!我的肉!我的肉呀──」阿緣猛地回頭,對著燒焦的肉大呼小叫,眼淚鼻涕都亂灑,只不過是一塊肉,你幹麻哀悼他呀!
 
「吵死了!」
 
飯後甜點送上來後,大家全都呼了口氣,雖然說吃到飽但是也吃的太飽了,個個東倒西倒,不…有一個人沒陣亡。明傑你的肚子是四次元空間嗎?吃了那麼多肉你竟然還可以嗑下一碗冰淇淋?我太小看你的胃了…
 
「對了,再過幾天是不是就要開學啦?」
 
阿緣咬著湯匙問我,我敷衍的點點頭,剛剛真的吃太撐了…
 
「那我們這些『同學』要彼此互相關照了唷~」
 
同學?關照?
 
「混帳!你這話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開學後我們就是『同班的好同學、好哥兒們』了唷~」
 
誰來告訴我這是惡夢?我還以為開學後頂多同校,下課後某人才會跑來,現在同班,連躲起來都不用了。
 
「放心啦!阿傑也是同一班的,不用擔心你們分開~」
 
「誰、誰擔心這個…我就是不想跟你同班!」
 
好吧,聽到明傑也同班我是很高興沒錯,可是要我跟這個變態同班!還不如去死死算了!
 
「呼嗚~老大不愛我了嗚嗚~」
 
「你少在那邊給我演!去死吧你這個禍害!」
 
旁觀的三人自動的往旁邊挪動一下,喝著茶看窗外藍天。
 
「今天天氣真好。」
 
 
回到家,無力的往床舖倒,今天真的吃好撐…
 
「煌焰你還好吧?」
 
明傑覺得很有趣的戳戳我的臉,這隻小狗真是大膽…敢戲弄你的主人!(?)
 
「好撐…」
 
不過我現在根本沒辦法教訓他,好難受、好想睡覺…
 
「要不要拿胃藥之類的?」
 
「等到肚子痛的時候再說。」
 
明傑把我挪好位置,坐在床邊看我昏昏欲睡的模樣,我興致一起,把頭移到他的大腿上。
 
「你、你幹嘛呀!」
 
「男人夢寐以求的膝枕。」
 
阿…被打了。
 
「你是吃飽太閒嗎?」
 
「嘛,是真的『吃飽太閒』呀。」
 
…明傑好像變粗暴了。
 
他拋下:「我要去洗澡了!你這傢伙就自己玩吧!」就衝了出去。
 
真是…可愛。
 
只剩下我一個人…突然覺得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是什麼呢?阿,那個時候,好像從阿緣出現我就沒看到小草了…
 
「嗚哇──煌焰大人是笨蛋啦──」
 
小草頭上的小草已經恢復成嫩綠色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現在很有精神的舉起小手邊哭邊捶我的手心。
 
「對不起啦,我不知道你摔出去了…」
 
據說小草在我開始追殺阿緣之前都還是在我肩上,不過當我一跑,小草就咻地飛出去,而且身為主人的我還沒發現,自顧自的下樓差點害他一個人留在異鄉,所以他只好努力的追上我,趁我換好衣服要出去的時候回到手環。
 
「…不過小草差點回不去呢。」
 
「咦?」
 
小草趴在我的頭上,玩著我的頭髮,很努力的…把它打成蝴蝶結。
 
「你在幹嘛!這樣會解不開的啦!」
 
「這是給煌焰大人的處罰ˇ」
 
照理說有屬下會處罰上司嗎?我把小草抓下來,要他把事情說清楚。
 
「唔…小草有看到煌焰大人穿那套衣服,雖然知道站在那裡的是煌焰大人沒錯,可是卻感覺冥王大人現身了呢。」
 
冥王?
 
「應該說是氣勢很像吧?所以那些人類才會害怕。」
 
「所以…」
 
大家根本沒有任何問題,到頭來真正造成他們害怕的…是我?
 
「搞什麼東西嘛…」
 
有些難過的捂住單眼,這樣我還怪別人不理我,真差勁。
 
「小草覺得,煌焰大人也許可以成為下一任冥王大人唷!」
 
小草張著閃亮亮的眼睛興奮的說著,要我當冥王?那也要前任冥王把位置讓下來才行。
 
「蛤?你開玩笑吧?到時候如果我沒死的話再說。」
 
抬頭看窗外,月盈之日快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