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浸在迷人的嗓音中
關於部落格
最近似乎停擺很久、大部分放的是黑歷史和RO文
  • 150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死神的契約】BL 第十六回

 
心裡一陣煩悶,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我關照他?我不是好人、從來都不是!而且我還背負著兩界的生死大權,是個移動型未爆彈!而且誰來幫幫我?誰可以了解我心裡的痛?
 
或許我只是在嫉妒、嫉妒那個擁有陽光笑容的平凡人,他有一個真實的理由可以博得眾人同情;而我,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屬於自己的人、不,應該說是一個怪物,要我去拯救他人?去找別人吧!
 
我沉下臉猛地站起來,店裡的人大概是感覺到氣氛不對,音量漸漸變小,明傑他們也發現到不對,面面相覷,猶豫該不該過來。
 
你不要把我看的太好了,我並沒有那麼偉大。」
 
拋下這句話,我往二樓的露天咖啡廳快步走去,明傑靠過來想要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只是搖搖頭示意他不用過來,心裡還是不希望他再替我擔心,不過這不就說明我其實還有明傑嗎?
 
推開門,台中郊區的清新空氣撲鼻而來,我趴在欄杆自然地出神,看著店外旁邊的草皮神遊,綠色的小草隨風飄動對了!小草呢?不知道昨天的傷好了沒有?不過被我害得那麼慘,不可以好的那麼快吧
 
不管了!叫他出來讓我看看也比較安心。
 
綠光乍現,小草抱著那隻巨大板手坐在我的掌心,眼神迷濛地像在睡覺,頭上的小草雖然還有點枯黃,但是比起昨天已經變回不少嫩綠的顏色,看來恢復得不錯。
 
「小草?你還好吧?」
 
「唔煌焰大人」小草咕噥的應了一聲,人就開始打起盹來。
 
我嘆了口氣,把小草放到肩膀讓他靠著我的脖子睡,也許曬曬太陽吹吹風會讓他好點。
 
身後的風鈴響起,我知道有人上來了。
 
他沒出聲叫我,只是默默地走過來,然後跟我用同樣的姿勢望著草地。
 
兩個笨蛋就這樣呆呆的看著草地好久,旁邊那個終於沉不住氣,問:「阿煌你要喝點什麼嗎?要不然你要一直看著草地生悶氣嗎?」
 
「奶茶。」
誰在生悶氣呀?哼哼來人聳聳肩,回去店內跟店員要飲料。
 
過了一會兒,他拿著飲料杯遞過來,兩個人又繼續看著遠方的草地放空。
 
「阿煌」阿緣把飲料放到一邊的桌子,搔搔頭似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幹麻?」我撐頭看幾隻麻雀在樹枝上,歪著頭看我們兩個,吱吱喳喳的好似在談論我們兩個笨蛋,我嘆了一口氣,扳起臉孔。
 
「沒事的話我要下去了。」
 
「呃!那、那個呀──」我說李阿緣呀,只是下去樓下你反應幹麻那麼大?看他慌亂的想要阻止我向前的腳,只差沒有跪下去抱我的大腿高喊:「不要走呀──」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要是他真的那麼做,我一定先砍他個十七八刀然後丟到海裡餵魚。
 
「噗哈哈──
 
「老大,你笑啥啦!!我可是很緊張的欸!」阿緣生氣地撲過來,我閃身躲過從後面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拉過來。
 
「呼恩你也不想想你是什麼小角色,敢對我出手?挺大膽的嘛。」我伸手拍拍阿緣的臉,心情異常的爽快。
 
「你這樣算哪裡來的混混調戲良家民男呀!」他低頭嘀咕,我伸腳踹他一下。
 
「你剛剛說什麼呀?」我笑,他也跟著笑。
 
「嘿嘿、並沒有呀。」他傻笑,我不懷好意的笑。
 
「是嗎──?」呼呼臭小鬼,本大爺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唔阿──住手呀!!我怕癢、阿哈哈──放、放開呀!!」
 
五分鐘後──
 
我悠閒的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奶茶,看著欄杆邊身上衣服凌亂、抖個不停的阿緣,他回頭張著淚眼瞪我真的好像良家民男被凌虐後的樣子,靠!調戲人也要看對象,好歹也是明傑扮演這個角色嘛!
 
「你是魔鬼呼呼」氣喘吁吁,可憐的孩子現在還喘不口氣來。
 
「你還想繼續嗎?」我邪惡的一笑,老實說搔他癢蠻好玩的。不過看他的頭像波浪鼓般搖個不停,心地善良又仁心宅厚的我決定放他一馬。
 
兩個人坐著沉默一下,冷風吹過阿緣有些汗濕的身體令他打了個哆嗦。
 
「進去吧,等一下你感冒別說是我害的。」那傢伙低頭。
 
「對不起。」他道歉,我不解。
 
「幹什麼道歉?」我把他拉起來,他一臉歉疚。
 
「原本我是想要自己講這件事的,可是沒想到小成那麼多嘴先跟你講,豪哥還亂七八糟拜託你,真是的我都15歲了,可以照顧自己了呀。」
 
「誰叫你有前科在身,他們也只是在擔心你。」我眼神一暗,有那麼多人在擔心你,你還想抱怨些什麼?
 
「因為我想說如果我可以跟別人講梅姐的事的話,是不是我就可以走出姐姐帶來給我的陰影?結果被人給搶先了呢。」
 
阿緣搔著頭傻笑,「而且你是我『出來』後第一個看見的人。」
 
「神經病。」我轉身就想走,怕再聽他胡言亂語我會想殺了他。
 
「阿煌很寂寞,對吧。」我顫了一下,他剛剛說什麼?
 
回頭看他,阿緣認真的表情讓我不自覺退後一步,他笑了,趴在欄杆上望著藍天白雲。
 
「在屋頂上看到你時,就覺得你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寂寞,雖然阿傑出現有消失那麼一點,可是再見到你時,就知道其實你一直不堪寂寞,想要有個知心的人出現在你面前。」
 
「你在胡說些什麼?寂寞?哼!那種東西根本就
 
「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即使你嘴上否認,但是眼睛是不會說謊的。」

他直直的盯著我,我心虛的偏過頭,為什麼我這麼簡單就被看穿了呀!
「所以說阿煌你這是在嫉妒我人見人愛對吧ˇ哈哈哈~」
 
原本充滿認真又正經的氛圍,頓時被一句欠扁人說的欠扁話給破壞殆盡了,現在熊熊怒火在我的心中然後,我只想舉起我的拳頭把那傢伙揍飛到第十三顆行星上!
 
「哼哼哼哼」我冷笑,折手發出清脆的聲響,散發出殺氣,某人感應到危險氣息,緩緩退後幾步。
 
「媽啦啦啦啦──老大我知錯啦──
 
「去死吧!!!」
 
 
在遠處因為擔心而觀察他們的眾人,頭上出現了三條黑線,一致的嘆口氣。
 
「明明是那麼感性的場面,不到三秒就破功了呀。」劉豪無奈的按著太陽穴,這孩子看來是真的走出陰影了,欠扁的功力先不說恢復了還提升了不少。
 
「哈哈,這樣才像他呀。」徐子翼笑著看被追打的李進緣,比起兩年前死氣沉沉地像人偶般活著,現在這樣真的很好。
 
偏頭看見陳明傑皺起眉,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怎麼了嗎?」靠過去,伸手揉眉間的皺摺,微微一笑。「皺眉的話阿煌會很擔心唷。」

「關、關他什麼事?」被子翼突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剛剛明傑又在沉思,這一開口差點咬了舌頭。
 
「呵呵,因為看起來他很重視你。」子翼拍拍明傑的肩膀,又說:「你別想太多,大家都才剛搬來這裡兩三天,彼此沒有那麼親密,所以都不了解彼此,日子久了自然就熟捻了。」
 
明傑在想什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一副對自己的同居人了解得不夠透徹而懊惱。
 
「雖然不知道阿煌心裡也有什麼樣的黑暗,但是我們是『朋友』,總有一天會說的。他如果不說,也不用勉強,讓他快樂是朋友的本分呀。」
 
不過當子翼回神明傑,發現他臉頰通紅,不知想到些什麼才紅成這樣,他只有聳聳肩裝作沒看到。
 
至於臉像煮熟蝦子的陳小傑,什麼話都給過濾了只留下「親密」兩字,天殺的就想起這兩天被騷擾的畫面,他們連交心都沒有但是不該做的動作做了一堆,這順序怪怪的…
 
(不,重點是「朋友」間根本沒這順序呀小狗兒。)
 
「呼…好啦,你們偷看夠了沒?」
 
料理完那殺千刀的,我偏頭看一群人鬼鬼祟祟躲著的地方,要不是剛剛追著追著碰巧瞄到杯上的倒影,我還不知道他們幾個人躲在那邊偷看呢。
 
沉默了一下,豪哥難為情的走出來,後面跟著阿翼、小成和明傑,看這個陣仗,他們大概從頭看到尾了。
 
不過明傑的臉怎麼那麼紅?該不會是被我昨天給感染上了?可是小草也沒說屍毒的症狀會傳染給普通人呀。擔心的走過去,伸手就是摸摸他的額頭再摸摸我的,好像沒有特別燙。
 
倒是小狗被我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退後幾步躲開。
 
「沒發燒呀,但是你的臉怎麼這麼紅?不會是感冒吧?」
 
「唔…我才沒那麼虛!」
 
「真是那樣我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冷哼一聲,伸手把明傑身上的外透拉緊,阿翼不知道為什麼衝明傑一笑,他的臉就紅了。這兩個在搞啥鬼?佔有慾馬上湧現,我側身擋在阿翼的視線前,假裝整理明傑的衣服。
 
「衣服挑好了?」
 
「阿?還、還沒…」看明傑心虛的低下頭,就知道他沒認真的在挑。
 
無奈地嘆氣之餘,拉著他下樓回到店裡,隨手在衣架挑了幾件塞到他手裡,然後迅速地把他推進試衣間。
 
「沒挑出兩三件不准出來。」
 
聽到明傑在裡面咕噥,還不時傳來衣服的摩擦聲,就知道他乖乖的試穿衣服了。
 
豪哥他們也下來,不過豪哥一下來就被幾個女員工拉到一邊,吱吱喳喳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倒是小成繼續拉著阿緣倒是試衣,搞得阿緣頭疼的大叫。
 
至於另一邊的豪哥跟女員工吩咐幾句,就看到那群女人興奮的大叫,衝到後面不知道要拿什麼,才回頭一下,豪哥就按住我的肩膀,笑的異常燦爛。
 
「現在有空嗎?」
 
我打量一下,總覺得這笑容背後好像有什麼詭計卻還是問:「要幹麻?」
 
可惜我的第六感還沒來得及告訴我不詳的預兆,我人就已經被豪哥架著拖到後面的更衣室,把我推進去喀一聲鎖起來。事情發生的太快,我連抵抗的時間都沒有。
 
「搞什麼?!」
 
「阿哈哈──小哥你就待在裡面老死吧──」我汗顏,豪哥你這是哪一齣戲的台詞呀?
 
「唉唷!老闆你走開啦,少在這邊礙事!」
 
隨著幾個女聲響起,再加上豪哥一聲慘叫,估計豪哥是給人教訓了一頓。
 
「弟弟~沙發上有衣服,梳妝台上有配件,麻煩你試穿一下衣服給姊姊們看ˇ」
 
回頭一看,才發覺這更衣室跟一個明星的化妝室有得比,沙發上和梳妝抬的確有她們說的東西,但是為什麼我非得聽她們的話?
 
「放我出去!要不然我拆了這門!」
 
「這房間是用電子卡鎖的,你手上沒鑰匙怎樣也出不來,我看你還是乖乖聽這些狼女的話,試穿一下不會死的啦~」
 
豪哥幸災樂禍的說,我用力踹了下門,發現門很堅固蠻力是打不開的。
 
無奈之下,只好配合她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